01你聽見了嗎?

我們,會為了什麼事發聲呢?

這篇文章僅針對以下敘述的事,提筆動機萌芽於同學的一句話。

──「他們喧嘩,卻又沉默得可怕」。

網路無遠弗屆的現在,各式網站一一被架設,lofter(博客)、微博、plurk(噗浪)、晉江……身為一名生活中離不開小說和動畫的宅女,透過手機或電腦,和同好們分享著喜歡的視頻、文章、動漫、圖片、小段子和歌曲,這是我們專屬的小天地。

然而4/13深夜,我看見了微博的一則公告。

「為了進一步營造清朗和諧的社區環境,將根據《網絡安全法》等法律法規的要求,展開為期3個月的針對違規漫畫,遊戲及相關圖文短視頻內容的集中清理。清理對象包括:涉黃,宣揚血腥暴力,同性戀題材的漫畫及圖文短視頻,如包含以下特徵的內容:腐,基,耽美,本子;含暴力內容的違法遊戲及相關動圖短視頻,如俠盜飛車,黑手黨,僱傭兵。」

誠然,十八禁和大尺度的文章有被管理的必要,適當的規範是為了保護不成熟的閱聽人,但這則公告依舊讓我感慨和憤怒。感慨是,一個有寫和看的自由的地方真是樂土一般的存在,而我們經常在樂土崩毀之際才深切感受到它的美好。憤怒是,同性戀被與血腥暴力色情掛勾在一起的誤解到底還要存在多久?變態的究竟是事情本身還是看待事情的有色眼光?

可那時,這點不平和荒謬感在心口搔了一下、在舌間打轉一圈,抱怨幾句後也就漸漸消逝了。

因為,我非同性戀,這也不是我的國家。

因為,畢竟於我是不大相關的。

公告後一個禮拜,創作者們都在整理自己的作品,或刪除或上鎖,整個圈子風聲鶴唳,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在不開放且固執的命令下如此認命?(其實我大概是知道理由的,只是始終無法認同。這算是一個徒勞的問句吧。)

我有時好奇,這樣溫馴的羊群是如何形成的?是造物主的巧手天成、還是生活環境裡一傅眾咻後的結果?是什麼力量,讓創作的狼嚎就此銷聲?

如同鳥兒生來會飛翔、魚兒生來會泅泳,人類在成長的過程中,自然而然有獨特的思想,這是本能啊。

在某次討論中,兩個朋友的評價我覺得再恰當不過了:「不敢啊。不敢成了習慣就恐怖了」、「他們喧嘩,卻又沉默得可怕」。

02

若說前面的事件是羽毛般刷過心房,那這個「沉默論」就彷彿槌子重擊胸口。

我們會為了什麼事抗議?關於己身的?關於社會人權的?

我們關注怎樣的新聞?生活瑣事?國際事件?娛樂頭條?

反思最近另一則我個人亦覺得十分離譜的新聞「卡管案」和我自己的反應。親朋好友提到這事,關於我的大學和理應是我的校長的人,我的回應都是「很荒謬」,至多再一句「等行政程序或司法判決吧」。

緣何如此單一?

因為我不了解啊。不清楚正確程序、不懂背後政治隱含意義。

因為我……不是特別感興趣啊。沒有校長生活還是一樣的過,理所當然覺得不妥、覺得誇張,卻也理直氣壯的緘默。

現在卻悚然而驚,有時候沉默不是因為恐懼,而是漠不關心。嘆口氣之後,隨著氣息消散在空氣中,對事情的在乎程度也結束了。

然而沒有校長的弊端只是暫時看不見罷了!代理校長無法制定有延續性的長期政策,無法簽建教合作、姊妹校或未來的校務政策;一個好校長也關乎了好教授是否願意留任,短期看似沒什麼大不了,但往後呢?所有人都知道,是個大災難。

起先民意和政策如同平衡的天秤一般,相互制衡,如今,漠然當道,我們隨意地取走砝碼,勢均力敵不再,天平的一端漸漸下垂。

而後,沉默積累、發酵。有的地區因為不敢發言而沉默,有的地方卻會因為習慣沉默而不敢發言,我不知道孰優孰劣,或是一樣悲慘。

我無意探討立場、性向、主權,只是一點憤慨和一點檢討吧。

每每在報章雜誌上閱讀犀利獨到的言論,都令我如飲醇酒般暢快。或許有時我們的觀點尚且稚嫩、見識概屬淺薄,但我認為,恰似冰雹使綠意盎然的大地漸成荒土、冷漠也將使欣欣向榮百花齊放的社會意識凋零枯萎。

一個人的意識可以遍布許多地方,有意識才會有感覺、有精神。當有的人的意識在某個領域垂頭打盹,就需要另一個人來搖醒;當整個社會漸趨昏迷,就需要清醒的人來敲響警鐘。

一如酒越陳越香,思想亦然。不要逃避,在時間的發酵下,讓自己的意識鋪散開來吧,因為這是可以「練習」的。練習參與、習慣說出自己的感覺、習慣傾聽別人的聲音、習慣認真且自然的反思。

當人們不再摀起耳朵、當人們不再哽住嗓子──風起、鐘響、枯木逢春。

願人察覺話語的力量,了解自己的聲音是心靈的導航。

願人以溫柔之眼凝睇蒼蒼天地、以清朗心神編織真誠之句

願自由之翼能振翅。

願能翱翔的翅膀,將永不墜落。

附註:

這篇文章寫於四月中,教育部於四月二十七日宣布管中閔教授不適任台大校長、台大師生於五月一日舉行國際記者會。

朱紅的傅鐘上,黃絲帶飄揚。

#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