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台港澳研究所副研究員童立群14日撰文表示,2017年下半年以來,《台灣旅行法》等一系列事件紛至沓來,對中美關係的負面影響快速上升,台灣問題已在「負資產」道路上越走越遠。

童立群表示,美國國內政治圈形成「中國是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的共識,在此背景下,台灣問題再次成為美國對中國形成掣肘的工具和施壓的手段。美國過去打台灣牌,霸道且隨意,然而時過境遷,美國現在對打台灣牌有三個明顯的錯誤認知:一是認為打台灣牌是零成本,二是認為打台灣牌能力充足,三是認為打台灣牌中國會妥協。

童立群表示,美國沒有預估到,「負資產」一旦滑向失控,「台獨」勢力鋌而走險,大陸將採取針鋒相對的措施,如果真的導致兩岸兵戎相見,將可能把美國自己推上第一火線,美國是否真的願意承受這樣的成本和代價?

此外,十年前美國可以打台灣牌,重要原因之一在於中國的「反台獨」戰線一定程度上有賴美國的支持,中美聯手管控「台獨」。而今日的中國,對台海局勢的掌控力不斷增強,身後還有國際社會絕大多數國家和國際組織堅持和認同一中原則作為強大後盾,美國是否認識到其打台灣牌能力和效果越來越有限?

最後,台灣問題上中國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即使實力是相對弱勢一方,中國一直堅持在事關主權問題上沒有任何妥協餘地的原則性,美國是否認識到中國對原則性的堅持?

他強調,如果美國能十分謹慎地處理台灣問題,中美關係就能趨向穩定,如果美國試圖打台灣牌,會加速中美關係的波折和起伏。

#中國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