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深遠影響力的兩岸企業家峰會,陸方完成高層人事異動,由郭金龍接任理事長,成為台方理事長蕭萬長的協作對口,賡續推動兩岸企業及產業共同發展。我方公股企業於前年520民進黨執政後已退出峰會,顯示蔡政府對該峰會的疏離,也等於放棄對兩岸經貿的發言權,廠商將加速向大陸「傾斜」,甚至加入紅色供應鏈,長期而言將是台灣經濟力的損失。

兩岸企業家峰會,源自2013年啟動的兩岸經貿交流平台,前身為在南京舉行的紫金山論壇。峰會啟動後,分年輪流在南京、台灣舉行大會,雙方並各設有理事會,及經常性工作的資訊家電、能源石化、生物科技、文化創意等專業小組,該峰會是一個日常運作的平台,對兩岸企業及產業交流合作趨向影響深遠。

陸方理事長原為國務院前任副總理曾培炎;今年「兩會」後對台人事全面調整,兩岸企業家峰會亦換屆改組,由郭金龍接替曾培炎,擔任該峰會陸方理事長。台方理事長則仍為前副總統、現任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董事長蕭萬長,屬民間性質。

郭金龍稱得上是「知台派」,他曾任安徽省和北京市等地黨政首長,對當地台商投資經營情況肯定有所掌握;特別是2012年,他在北京市長任上,率領該市代表團來台巡迴訪問,廣泛接觸台灣社會,對台灣本土實況有所瞭解。而通過郭金龍該次訪台,北京市開展了多元化及可持續的對台民間交流活動,迄今依然不斷。

憑藉如此的涉台經驗,郭金龍將來在兩岸企業家峰會陸方理事長位子上,料將推出更能接上兩岸地氣的企業及產業交流合作項目,使兩岸這領域呈現新進展;這是兩岸企業家所共同期待的。

而在此時此刻,兩岸企業家之交流合作,面對著一道突發性重大課題,就是美國川普政府於今年初猛然發動對陸貿易戰,真正意圖是制壓「中國製造2025」計畫,以防堵大陸成為挑戰美國的製造強國。在美國經濟圍堵壓力下,陸方有意與台灣高端製造、智慧製造、綠色製造等方面業者緊密合作,共同創造具有中華特色的先進產業體系,同時促進大陸內需市場茁壯,由兩岸業者共享商機。

因此,當前兩岸企業家峰會可謂任重道遠,有很多新的「功課」要做,更需加大力度來促進兩岸廠商共同研發、合力經營、深度合作。如果能作出顯著成效,該峰會就能助益兩岸產業融合發展,並成為兩岸經貿合作的堅實紐帶。

事實上,在陸方任命郭金龍出任此理事長新職之前,該峰會已經聚焦於「中國製造2025」計畫上,並實際採取了推動雙方相關交流合作舉措。今年4月中,該峰會在河南鄭州舉辦了「兩岸智能裝備製造論壇」,雙方理事會分別委由台灣機械公會、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出面,號召來諸多業內代表性廠商參與,並已形成系列合作共識。

智能產業發展,是「中國製造2025」重頭戲,也是兩岸互補空間很大的事項;兩岸企業家峰會的下一步,理應促成一批具標誌性的兩岸相關合作項目,且最好能涵括共同研發「核心技術」項目,以追求兩岸在尖端產業方面的共同利益最大化。

可惜,該峰會所創造的新價值,在當前很難分享給台灣在地產業體系。這是因為蔡政府一貫不重視兩岸企業及產業合作,所以對兩岸企業家峰會這套機制採取疏離態度;參與該峰會的民間廠商,只能自我謀求搶占大陸市場,無法作兩岸分工布局,久而久之,這些廠商自然會向大陸傾斜,甚至被紅色供應鏈所收編。

原本,台船、中油、中華郵政等一批官股企業,是兩岸企業家峰會會員,但蔡政府上任後即陸續退出;這也反映出蔡政府「不願和大陸產業共同發展」的心態。但民間廠商著眼大陸龐大市場,卻是不會輕易放過兩岸企業家峰會這種可以通達大陸高層的合作平台。

將來若台灣廠商憑藉大陸場域,建成新世代產業體系,來和台灣在地產業競爭,則蔡政府當會充分領悟到,其今日之消極對待兩岸企業及產業合作,是嚴重失算的事情。

如果蔡政府及早認清現實,調整消極心態,不妨讓公股企業重回兩岸企業家峰會,使其實際體驗該峰會的新作為,並藉此對陸釋放經貿善意,這才是識時務。

#兩岸 #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