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日前再度率團赴美國,協商談判雙方貿易衝突問題。這次終於達致共識,並發表了聯合聲明,惟內容多屬大原則性表述,且美國總統川普大搞「面子哲學」,特以大陣仗會見劉鶴,並作實質交談,給足中方政治面子。其實中美貿易戰自始即是川普主演的政治遊戲,明顯背離經濟規律,其未來必需依循經濟正道解決,才是正辦。其中,若由雙方經濟學界開闢「二軌」協商,亦屬可行。

這次中美協商談判所形成的聯合聲明,可說是表面文章。如其說雙方達成不打貿易戰,及停止互相加徵關稅共識,這話誠然能讓全世界安心一些,但並未說明「有效期限」。難道中美貿易戰就此永遠收兵了嗎?還有,雙方連WTO(世界貿易組織)允許的反傾銷及反補貼兩種關稅懲罰也都不用了嗎?

海內外不少專家學者看出,川普政府這次願為其發動的對中貿易戰叫停,是要給中方政治面子,以訴求中方協助說服北韓,少在「川金會(川普和金正恩)」之事上給美國找麻煩。

川普應也看出了,中方內部已因中美貿易戰問題而有政治壓力。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權力地位剛定於一尊,豈能在中美政經較量上示弱?劉鶴副總理近期已兩度赴美協商談判,上一次無功而返,這次美方若再給劉鶴碰軟釘子,中方肯定不計代價全力反撲。譬如,中方全面抵制美國農產品銷進大陸,將會讓立足於農業州的川普,在即將到來的美國期中選舉上吃大虧。

而這次劉鶴在美協商談判,另代表中方承諾的擴大進口美國產品、加強保護智慧財產權、加強彼此相互投資互惠等事項,也多是抽象性表述,缺少具體內容。如準備擴大進口美國產品數量只點到特定商品,避談總量,等於在無形中頂住了美方原先要求「限期減降2千億美元貿易差額」壓力。因此,劉鶴此次是能對大陸內部有所交待的。

總的來說,中美貿易戰的最新動態,是雙方基於各自政治需要,而作暫時妥協。事實上,中美貿易骨子裡是越來越離譜,主要是川普去年初就任總統以來,儘管其在中美貿易層面對中方軟硬兼施,但美對中貿易逆差卻持續不減反增,至今依然。這說明川普政府在這問題上沒有對症下藥,也預示未來中美貿易戰隨時會再點燃戰火。

另外,美國防堵中國成為製造強國的「國策」並未改變,如最近美方懲罰中資中興通訊之打壓特定高科技企業事件,未來難保不再發生。這種態勢,顯示中美貿易戰和雙方國際戰略較量已合而為一,將來隨著中方綜合國力崛起,中美貿易衝突也將沒完沒了。

回看川普對中方打貿易戰過程,可說一開始就充滿政治算計,而缺少經濟道理作佐證。如他在競選總統期間,開口閉口就是指責中方用人為手段操控對美貿易,不當獲取順差,「搶奪美國人的就業機會」,其言下充滿了民粹主義。

殊不知,多年來中方對美出口持續擴張,也給美國提供了大量的廉價商品,既滿足了美國民眾日常需求,也有利於美國政府穩定物價。如果沒有中國大陸這個「世界工廠」支撐,今天美國社會的經濟生活恐怕另有缺憾,惟川普從未重視這一點。

此外,近期也有頗多中美經濟專家冷靜分析,認為中美貿易嚴重失衡根源,是產業結構。譬如,有一批美國品牌企業在中國大陸設廠,製造產品回銷美國,賺到了最大塊的利潤,卻也抬高了中方對美出口及出超金額,其相關貿易失衡責任係由中方概括承受。

其次,經濟專家亦熟知,近年中方對美順差中的外部成分越來越高,並非中方獨家享有,而需分享其他經濟體。此因中國大陸供應鏈已逐步向周邊國家、地區擴散布局,或作跨境結合。台、日、韓、越、泰等地產業,目前都和中國大陸供應鏈有著密切交集,因而美對中貿易戰,等於是挑戰全東亞。

由此看來,中美貿易戰問題,必須用經濟的辦法,才能有效解決。譬如,支持美商深入大陸市場拓銷產品、鼓勵紅色供應鏈按市場規律正常採購美製物料機件等。

為此,中美不妨由雙方經濟學界組成「二軌」協商管道,俾從經濟角度來研商有效的解決方案。若能因此而把中美貿易差額變動走勢,從「不減反增」逆轉為「逐步縮減」,就算成功。反之,若是一味運用政治力來作硬性平衡,只會把問題越弄越糟。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