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贏得了20日的總統大選,為自己再爭取到6年的任期,但選舉過程充滿爭議,加上馬杜羅踐踏民主、打壓反對派,歐美各國及拉美國家利馬組織都拒絕承認大選結果,美國揚言制裁更嚇得油價應聲而漲。這種站在灰燼與痛苦上的勝利,除了當權者洋洋得意之外,整個國家都是輸家。

馬杜羅打著查維茲接班人的旗號,接收著查維茲的政治資產,但他沒有查維茲的領袖魅力,也沒有查維茲那麼鮮明的意識形態,最嚴重的問題是他把有限的才幹全都投注在鞏固自己的權力上,而且是無所不用其極。委國的經濟愈來愈糟,社會愈來愈不安。馬杜羅拚經濟無能,卻濫權專擅,由於國會裡反對派居多數,他索性另外成立制憲議會架空國會,而制憲議會不但是馬杜羅的傀儡,制憲代表選舉時還傳出做票,去年地方選舉的公平性也遭到質疑。

這次總統大選,反對派領袖不是被逮捕,就是遭限制參選,反對派原本要聯合抵制大選,但前拉那省長法爾康仍堅持參選,造成反對陣營分裂。最終馬杜羅以近68%得票率成功連任,但投票率卻暴跌至46%,反對黨的非官方統計則顯示投票率只有3成。如此低的投票率,一是因為反對黨杯葛,二是因為民眾普遍對馬杜羅失望,卻又沒有其他替代人選。

馬杜羅在2013年查維茲去世後繼任總統,接著國際油價就一路往下掉,讓嚴重依賴石油出口的委國大受打擊,偏偏馬杜羅又治國無方,導致經濟愈來愈慘,陷入超級惡性通貨膨脹,物價幾乎1個月就翻1倍,據估計,今年委國通膨率可能超過13000%,而對於狂飆的通膨,馬杜羅的因應對策是直接把委國貨幣波利瓦砍掉3個0,新幣將在6月上市。

至今馬杜羅已經為委國創下了拉美史上最嚴重的經濟衰退紀綠,估計今年經濟可能衰退9.2%。很難想像,這個曾經是拉美最富裕民主國家之一的石油國,竟衰退到7成人口要靠政府發的食物補貼糊口,食物補貼因而成了馬杜羅的固票工具。商店貨架上經常空空如也,民眾連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也買不到。貧窮、物價飛漲、食品藥物短缺、死亡率高升、基礎民生供應不足、治安惡化等諸多問題,引發了強烈的民怨,去年多起示威造成163人喪生,近4年來已有上百萬人移民海外找出路。

國家的治理可以分為「成長型」、「消耗型」、「分化型」。「成長型」的治理,以餵養乳牛來比喻的話,就是為國家餵養營養充分的飼料、進行適當的防疫除蟲、激發更健康的成長,人民便能獲取源源不絕的乳汁。「消耗型」治理則是主政者一再榨取國家資源為自己謀利,卻不投注資源於餵養,無視於國家這頭乳牛日益衰竭,甚至最後榨不出乳汁時,還狠心地割取血肉以鞏回自己的權位。國家陷入國困民窮的惡性循環,自私無能的執政者耗盡國家生機,讓人民陷入痛苦絕望,也埋下未來動盪衝突的種子。

「分化型」治理,是藉著社會中不同群體的區隔與對立,製造政治空間與選票市場,作為執政工具與統治基礎。這個區隔通常是族群、膚色、階級或意識形態,重點在於被區隔的群體之間要有隔閡,才能在有意的煽動挑撥下擴大成為敵對陣線,最終形成支持某特定政治勢力的死忠鐵票。近年來極右民粹浪潮席捲歐美,「我們」對抗「他們」的戰爭中恨意濤天,令社會為之撕裂。對國家發展來說,這種靠劃開戰線治國的手法常常造成自我內耗,牽制了國家成長的腳步。也許當政者可以藉此打擊對手鞏固權位,國家卻在內鬥內耗中日益衰微,最終肥了領袖、瘦了人民。

國家一旦陷入自我消耗的惡性循環,便只能在退步與痛苦中向下沉淪。民進黨政府執政後,在社會內部及兩岸之間,不斷切割敵對陣線,激起仇視對立,國家資源一再消耗,沒有成長反而後退,實則是「分化型」加「消耗型」的治理模式。贏了選舉,輸了國家未來,這樣的執政又有什麼意義?委內瑞拉的例子,蔡總統應該多多警惕。

#經濟 #馬杜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