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自稱「壞小孩」的北市前文化局長倪重華,談到當年把孩子放到實驗學校時,都坦承「教育改革很困難,畢竟當父母的,很容易複製自己的成長經驗」。這類心聲,確實是不少自學家庭的難題。也因此,一種讓自學家庭得以相互連結、經驗交換的「群學團體」也因應而生,有助引導自學新鮮人避免多走冤枉路。

當家長考慮讓孩子接受實驗教育時,首要難題,就是得先決定要走學校型態、非學校型態還是公辦民營。目前很夯的「自學」,就屬於非學校型態。

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說,他個人認為,學校型態實驗教育還是比較好的學習模式,因為自學可能需面對「群性發展」問題,非學校型態機構或團體,則容易有「教學空間不足」的問題。

的確,過去選擇「自學」的家庭,除了生活圈或同儕不容易持續拓展,連帶學習對象與空間也相對有限。也因而讓「群學」平台如雨後春筍。

長年投身教改運動的羽白群學理事長鄭婉琪說,過去她要帶在家自學的兒子找玩伴,很容易因為雙方理念不同而不易結合;但隨網路社群時代來臨,對於有心想自主學習的人,只要有興趣想做任何事,或學習過程遭遇任何問題,幾乎都能快速在社群平台找到資訊與同伴,群學社群因而成形。

鄭婉琪說,像羽白群學這類的平台,就是透過培訓自學導師,分別就家庭自主學習、個人自主學習、社群自主學習及專業設計的自主學習面向,支撐自學家庭,也幫助自學者整合學習資源。

課程與資源的掌握,是不少自學者面臨的難題。因此,倪重華就以創辦北市影視音學校的經驗說,政府在實驗教育中該扮演的角色,就是要花更多資源培訓師資,並開發課綱;如果台灣找不到,就要肯花錢從國外取得,唯有如此,才能解決目前實驗教育最大的困境。

#自主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