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於我來說,是個充滿父愛與想念的地方。

父親長的人高馬大,總是擺著臭臉,又不常笑,罵起人來特別可怕,這是外人眼中的他。而在我看來,我的父親就像個頑皮的小孩,總是喜歡捉弄我,不管是我在滑手機、看電視、看書,甚至是用功寫作業的時候,他總喜歡在我周圍亂叫我的名字,而且是特別難聽的那種,也喜歡一直碰我、捏我、拉我頭髮,每次都弄得我很生氣,儘管我已經面紅耳赤的怒斥他,他還是執迷不悟,以捉弄我為樂趣。因此,我對於父親印象不是很好。

父親總愛捉弄我

我的父親在我國高中的時候,一個月都要出差去中國一個禮拜。他第一次要出差的時候,我心裡滿是期待,心想耳根子終於可以清淨,終於可以有安靜的環境,不會有人一直捉弄我了。

但我發現我錯了。這個禮拜,我覺得渾身不自在。耳邊仍不時傳來父親的自言自語,總感覺父親就在身後想要拉我的頭髮、偷捏我一下,但當我轉過身,卻只看到一面牆,一陣失落感襲來,真是促不及防。那幾個晚上,輾轉難眠,突然開始懷念起那段我曾經很討厭的時光,第一次父親離開我這麼長時間,倔強的淚水不爭氣的在夜晚默默流了下來。

一周過後,父親終於從無錫回來了。我的心情百感交集,因為我是個任性喜歡故作堅強的女孩,儘管心中多麼渴望想趕快見到他,可是卻不想表現的我有多麼想念他。

出差大陸帶回禮物

父親回來的那天,我呆坐在客廳,痴痴地望著大門,反覆幻想著父親進門的畫面,直到門鈴聲響,母親和弟弟開心地奔向門口去開門,我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進我的房間,心跳跳得特別快,感覺此時此刻的興奮溢於言表,但我不想被別人看見,這份心情,只想自己藏在心底。

我慢慢推開房門,看了看外面,剛好對上父親不斷往我房間看的眼神,眼神有著一絲工作後的疲憊,但父愛的溫暖仍透過眼神傳遞過來,看著父親拎著一袋又一袋禮物的手朝我張開,我不再猶豫奔向父親的懷抱,眼淚不聽話的像忘了關水龍頭的水不停流下,這時我感受到父親手的溫度,才回想起之前父親用手拉我馬尾、捏我臉其實都是他愛的表現。

國高中後,因為課業、和朋友交際、社團,常常很晚回家,和家人相處的時間變少了很多,父親開始覺得失落不安,但他是個不太懂浪漫、說話不委婉、十分耿直的人,他不懂怎麼表現對我滿滿的愛,以及表達他期望我能多陪陪他,所以像個國小小朋友,總愛挑喜歡的女孩的刺、拉愛慕對象的頭髮,用這些方式來吸引女孩的注意與目光。

經過第一次父親去中國出差,我開始珍惜每一次父親的欺負,享受每一次他想傳達給我的父愛。雖然有時候還是會很憤怒,但我想那已經是種默契了,父親的捉弄我將其轉譯成愛與關懷,父親也明白了我的生氣是我給他愛的回應。

對大陸充滿想像

之後父親每次去中國出差,我總是會期待他從中國帶著滿滿的禮物回來,並投入他那充滿安全感的懷抱。只要是父親從中國回來的那個禮拜,我總喜歡像隻小貓窩在他身旁,纏著他不放,逼問著他在中國發生的趣事,從父親口中我開始對中國的印象有了雛形,從父親敘述的故事中我開始對中國充滿各種想像。

終於有一次暑假,剛好父親要出差,所以他決定帶全家一起去中國。我既興奮又期待,心想終於可以踏進父親的工作圈裡,和父親一起站在中國的土地上,也可以親眼去看看父親口中中國的樣子。

坐上飛機,一路我都在幻想著中國的一景一物,落地的那一刻,我都還無法置信我真的踏上了父親出差過多次的中國。

一趟驚奇精彩的中國之旅,就此開始。

一趟驚奇精彩之旅

從無錫到上海,再到北京。我們一路留下身影與足跡,並帶走美好回憶。對於我來說,在中國經歷了太多在台灣無法體驗到的。最喜歡的一段回憶是坐長途火車的時光,我們的包廂是上下鋪,在台灣根本不可能會見到這種車廂,一看到我簡直驚聲連連。坐著火車,中國人都十分熱情好客,拿著薯片、肉乾等零食一直問我們要不要,聊著彼此的目的地,也互相邀請對方到自己的家鄉,歡聲笑語間交流著兩岸的文化。

在陌生的地方,有著新認識的朋友,體驗新奇的事物,我想這就是旅遊的意義吧!不經意地往窗外望去,地理課本上念過的風景活生生的出現在窗口,一路的山光水色,編織成一幅美麗的風景圖畫,雖然坐火車坐到腰酸背痛,目的地仍遙遠,但看到這樣的美景,覺得一切都值得。

中國的古蹟讓人驚豔,中國的風景讓人嘆為觀止,中國的人們熱情如火,當初從父親口中繪出中國的模樣,現在也一一的印證。之後的每次暑假我們全家都會跟隨父親的腳步,踏上中國這塊大土地上,中國就像我的第二個家,而且值得我漫遊細品其自然的奧妙與歷史的宏偉。一次又一次的中國旅行,讓我在父親工作的中國回憶裡沾上了邊,也留下許多美好難忘的記憶,在中國這塊寶地上記錄著一段又一段與父親快樂的片刻。

上大學後,父親去中國的機會少了,我開始懷念起那段在中國的回憶。

#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