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以來,大陸股市儘管利多消息頻傳,但股價表現卻不如市場預期。以最具代表性的上海A股綜合指數而言,5月下旬仍低於年初開盤時水平。這種現象的背後原因,除中美貿易戰攪局外,更重要的顯是大陸房市依然價格堅挺,吸住了不少的社會資金,使股價漲升動能受其牽制。因而大陸中央今年要大力發展股市,以支持高科技產業發展的既定政策,需要搭配相當精準的房價調控政策。只要房價漲勢受控,資金自會回流股市。

長期以來,大陸投資市場隱然有「股房難以雙漲」的規律。最讓投資人印象深刻的是,胡錦濤、溫家寶主政的10年期間(2003到2013年),大陸經濟高速增長,全國平均房價上漲1倍多,但這期間的起頭時和結尾時,上海A股綜指都是2千2百多點,而讓投資人普遍慨嘆「股市10年沒漲」;亦有專家學者據此總結說「陸股行情表現和大陸宏觀經濟績效是脫鉤的」。

其實這10年間陸股曾經飆漲,即上海A股綜指在2007年10月漲到6千2百多點空前高峰;可惜,這次登峰後,指數很快重摔,約1年後就告腰斬,讓眾多沒及時跑掉的股民損失慘重或「住進套房」。

反觀當時著重買房的人,卻穩穩賺到房價持續上漲利益,沒被股市「雲霄飛車」嚇壞。而大陸社會也從這波經驗中,形成了「買股不如買房牢靠」的投資觀。這種觀點,是大陸房價漲勢難以調控的深層原因。人們雖未忘記,胡溫主政後期已採取諸多舉措強力調控房市,但房價仍持續上漲,且吸住社會上大量資金,致「胡溫體制」結束時的陸股股價指數以低檔收場。

習近平、李克強於2013年接棒主政時,大陸房價仍在持續上升軌道上,習李亦是想方設法加以調控,惟初期收效並不顯著。以致習近平以最高領導人之尊,於2015年親自提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之重大新方針,幾乎等同於「國策」,並據此把房價調控事項,列為各級地方首長的「硬任務」,非達標不可。

在新的調控政策部署下,大陸房價結構逐步改變了,即一線和二線城市平均房價止漲或小跌了,但三線和四線城市則持續「補漲」,致全國平均房價仍然「有撐」,只是不再如以往之全面不斷上揚而已。

如官方最新公布的今年4月份大陸「70城房價變動」情況報告,其中計有超過半數城市平均房價較去年同月上漲,多屬三線和四線城市;特別是,和北韓隔鴨綠江相望的丹東市(應屬三線城市),受北韓核武問題緩和因素之影響,引來民間炒房熱,因而該市4月房價漲幅領跑全大陸,一時成為新聞熱點。

總的來看,大陸房價調控目前只達成初步成果,未來房價再度全面揚升的可能性無法排除。現時大陸民間(從一線到四線城市民眾)仍認為,房價漲勢不會就此善罷甘休,想買房的人還是趁早買為好。

在買房為尚的社會心理影響下,難怪近期大陸股市行情一直「叫好不叫座」。如年初以來,陸股儘管有即將加入MSCI成分股的確定消息、人民幣匯率升值、大陸首季總體經濟表現優於市場預期等利多因素,但上海A股綜指仍一直在3千點上下游走。而至今日(6月1日)A股將正式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A股綜指仍維持在「稍高於3千點」而已。

若要追查其原因,自然可以歸諸於美國川普政府對中國大陸發動貿易戰,衝擊到陸股買氣。可是,這場貿易戰的基調是打打談談,留有協商談判餘地,而且它也反倒刺激大陸政府擴大高端技術投資,及加速發展內需市場。因而中美貿易戰對陸股而言是「凶中帶吉」,說不上是陸股行情難以大漲的罪魁禍首。

相較之下,大陸房市吸金能力居高不下,應是牽制陸股漲升動能的更大因素。如前所述,民間預期房價再漲心態濃厚,很容易抵銷大陸中央調控舉措的功效。

另方面,大陸各級地方政府迄今仍偏好從房地產市場吸取財源,以致其對中央調控房價政策常有敷衍或迴避之舉。如最近即有一批城市,藉吸引專業人才進來定居之名,對特定人才大發購房補助金,目的也是為了活絡當地房市。

因此,當前大陸中央有必要更精準地調控房價,以消除非常態漲價現象,同時應考慮以金融及課稅手段,來淡化民間預期房價再漲心理;如此才能引導社會資金有序地從房市流向股市,而使陸股行情實現應有漲幅。

#陸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