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紡吳家兄弟對外表示,願釋出土地,支持新光醫院擴充規模,看似與伯父、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關係破冰,恩怨有解,然後,吳東進卻倍感受傷,且「滿腹委屈。」

吳東進感到「滿腹委屈」,是因新紡吳家兄弟早將新光醫院屬意的土地賣掉,在實質傷害已經造成的事實下,再以不相干的土地對外表示「支持醫院擴充」,是言行不一,也是混淆視聽。

新光金控昨日與媒體餐敘,吳東進在媒體追問下坦言,整起事件讓他很受傷、也有著滿腹的委屈,而且土地賣都賣掉了,也收不回來,實質傷害已經造成。

當初在新紡土地問題上,吳東進是從「法、理、情」的角度與新紡吳家兄弟有不同意見。從法來看,新紡在包括上述土地處分案、公司資產處分、公司減資、薪酬委員會的遴選等,董事會都是以臨時動議的方式提出討論,其中,公司減資案就因此被金管會處分在案,也列在年報裡。

重大議案,都以臨時動議的方式提出,吳東進質疑,難道不知道這不符合公司治理嗎?

再來是論理,吳東進認為,兄弟兩若真有心支持醫院擴充,「爭議從何而來?」

依據新紡當初揭露的公告內容,新光建設有購買前述土地的「優先購買權」。然而,吳東進指出,如果新光建設真的有土地的「優先購買權」,當新光建設向新紡提出購買土地的意向書時,新紡就應該要受理,也就不會有12月的董事會中有關新紡、新光建設是「關係人」的疑問。顯然不合理,也不符公司治理原則。

而且,新紡獨董曾在董事會中詢問是否有人提出有意承購的意向書、潛在買家等,新紡相關人員都以簽有「保密」條款不願透露,也就是說,連獨董都不能知道是否有買方,吳東進想問,合理嗎?

當買方出現後,新紡以一紙函文,要求在新光建設必須在文到20分鐘內決定,吳東進說,這樣的要求不但不符合公司營運的程序,也不合理。

最後,論情。吳東進指出,新光醫院不只是他的父親、也是兩兄弟父親的父親、也就是他們的祖父所創建,家族間戮力合作讓醫院「做好、做大,永續經營」,才合乎常情、常理。

#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