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以來南海爭端轉趨緩和,除大陸對東協國家外交奏效外,美國因應北韓情勢升高,為爭取大陸在朝核危機處理上與美國立場一致,嚴厲制裁、施壓北韓,美國總統川普在南海爭端上不再對北京咄咄逼人。期間,大陸與東協國家達成《南海行為準則》(COC)框架,確定未來形成具國際法效力之COC的「三步走」設想,推動具體化解南海海域爭端的進程。

在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外交中,「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大陸的東協外交收效,無疑是周邊外交的重大成果。此外,2018年為大陸與東協建立戰略夥伴關係15周年,北京將加速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談判外,更積極與東協國家展開「一帶一路」項目上的對接。

然而,就在「美朝峰會」柳暗花明之際,川普再發起南海的「自由航行作戰」,此雖非川普政權時期之首遭,但較諸以往,美國海軍皆以單艦執行此項任務,日前針對西沙群島的任務以驅逐艦及神盾艦雙艦編隊的方式,令人側目。川普此舉不僅反制共軍主力戰機「轟6K」在西沙永興島起降及挑戰大陸的南海主張,亦顯示若「美朝峰會」順利,美國在朝核問題上不再有求於北京,爭取東協、再起南海爭端,將成為美國牽制北京的牌。

其實,作戰半徑達1900浬的「轟6K」在永興島成功起降,意味與大陸存在南海島礁主權爭端的菲律賓、越南皆進入共軍戰機的作戰範圍,使北京在南海爭端中取得優勢。此雖非意味著中國將以戰逼和,迫使東協國家簽下「城下之盟」,但共軍在南海逐漸形成戰術優勢,此將有利於北京與東協未來的COC談判。

朝鮮半島非核化雖仍存在變數,但川普對「美朝峰會」似乎胸有成竹,認為談判的節奏操之在己,在美中關係中急於再打「南海牌」,以避免東協國家向北京傾斜,形成對中國有利的周邊外交形勢,使習近平在美中外交博弈中立於不敗。

在美中關係的對應中,川普提出「印太戰略」,看似構築對中包圍網,以遲滯中國走向海洋,但此應非冷戰「圍堵」蘇聯的復刻版。誠如美國學者奈伊所言,中國不是蘇聯,無法「圍堵」。

大陸與印太地區國家利益關係千絲萬縷,非清楚之敵我楚河漢界。在對中關係上,印太國家彼此間難以形成共同的戰略利益,「圍堵」難以成形,但川普試圖藉「印太戰略」為習近平在「強國夢」的實現中,製造其周邊外交的麻煩則為不爭的事實。

換言之,在川普的「印太戰略」中,日本、東協、印度及澳洲皆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牽制中國崛起的牌,其中日本雖與美國同調,但安倍首相深諳此理,日本的「印太戰略」存在與美國不同的想像,安倍改善對中關係的步調,避免淪為川普的外交牌,此應為蔡總統對應兩岸關係的他山之石。

(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兼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