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信義區2800戶跳電,政府的說法是「饋線跳脫」。信義區的跳電已不是「偶發」狀況,這幾個月全台頻頻跳電幾乎成了常態,而政府千篇一律的理由都是「饋線跳脫」。然而,為什麼以前馬英九執政時,不會三天兩頭的「饋線跳脫」,而蔡英文短短2年,「饋線跳脫」卻在全台各地變成一個不穩定的夢魘?

曾幾何時,自傲是經濟小龍的台灣,竟連「穩定供電」這個4字都做不到。能不讓人覺得悲哀感慨嗎?

這讓我想到在2014年訪問印度時的一段經驗。有一天,我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一家麥當勞想要寫一些遊記,我點好餐、找好位置坐下來。才打開筆電,忽然一片昏暗,停電了。我愣了一下,心想:「怎麼停電了?」但大家知道嗎?停電並不是讓我最驚訝的事,而是周邊幾乎滿座的印度人對停電的反應。在麥當勞用餐的印度人們,在停電時,談笑依然,沒有一個人像我一樣臉帶驚訝或者東張西望,平靜地彷彿這場停電根本不存在。

我心中忽然想起多年前一位朋友對我說他派駐在印度工作的故事,受不了印度決定離開,也和停電有關。印度夏日溫度會飆到攝氏40多度,他住的地區常停電,在台灣習慣冷氣的他,只要一停電,晚上根本無法入睡,全身的汗像被打開的自來水龍頭汩汩湧出,長期失眠讓他幾乎得憂鬱症。其他的印度人,每晚也要經歷同樣的夜,但他們沒有睡不著,也沒有憂鬱症。

念頭飄飛了一陣子,電又來了,我坐在窗邊,一邊看著街景,一邊寫著我的遊記,不一會兒,電又停了。身邊的印度人,依然平常如昔,沒有任何特別的反應,而第2次停電,我也不再像第一次那樣驚訝了,看來我也開始「習慣」這樣的停電。

2014年我在印度的時候,那時的台灣是什麼樣的光景呢?學運正沸騰,反服貿、反中、反全球化,各種反對議題捲雜在一起的學生運動,方興未艾。人在印度還在關心台灣新聞的我,看到一個新聞標題:反核將接續反服貿學運。

看著這個標題,當時的我心裡想著,能源政策的爭論,誰對誰錯?誰是誰非呢?或者並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大多數的政策決定都是帶著價值傾向的利弊權衡,簡單地說,就是生活型態的選擇。就像反核電,少一種電力選擇,不會沒有好處,例如會少了日本311造成的核災風險,但也不會沒有壞處,電力成本會增加、缺電的風險會大增。

而什麼叫缺電風險?當時馬政府的電力專家與經濟官員提出了無數專業但艱澀的經濟分析,可是,人正在新德里麥當勞的我對「缺電」的形容卻很簡單,就是用餐到一半,陷入昏暗的麥當勞;而對那位受不了印度工作的朋友來說,「缺電風險」就是停電後熱到失眠的夜。

「這就是未來的台灣要面臨的狀況嗎?連穩定的基礎電力供應都無法確保?」我心中不禁憂慮著。然而,這4年前的憂慮,在今天竟然漸漸成為現實,而另一個現實則是台灣的空氣品質也在惡化中,這道理也不複雜,使用不同的能源,就要付出不同的代價。不用核能源,改用碳能源,不只電力成本會、缺電風險會增加,碳排放也會增加,這當然會威脅人們的健康。

再說下去,討論就開花了,讓我把鏡頭拉到4年前,在我身邊不受停電影響、談笑依然的印度人。對比當時我看到的印度,和今天也開始缺電、跳電的台灣,我忽然意識到什麼叫「小確幸」。停電了,坐在我身旁的印度顧客笑聲依然爽朗,這並不影響他們的快樂,他們習慣到甚至沒有感覺到停電了,電不夠,好像也沒什麼,對不?有這樣的豁達,何須在意電力供應穩定還是不穩定?

但關鍵也正在此,習慣電力供應無虞的我們能有這樣的豁達嗎?在生活方式的選擇上,我們會是缺電時,少了冷氣就沒有辦法睡覺的憂鬱客?還是熱到流汗,依然可以睡到流涎的幸福人呢?

想到這裡,我又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啊,這正是蔡英文想要教會台灣人民的事啊!只要大家習慣了,缺電、跳電又何妨?就像我在印度麥當勞遇到的2次停電,第1次驚訝,第2次,不也習慣了?

(作者為前總統府副祕書長)

#缺電 #台灣 #停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