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有很多種,有的只是友善交往,有的願意為你兩肋插刀,有的來來去去,有的為你撐腰一輩子。換作是國與國之間,由於各自要算計國家利益及國內政情,真正生死相挺的幾乎沒有,利益交換占了絕大部分。台灣有些人認定美國是台灣安全的靠山,只要拉住美國就不怕大陸,這種盲目的單邊依賴,非常危險。

當然,近來一連串訊息頗令人鼓舞。美國國會通過《台灣旅行法》與《國防授權法》,要求美台高層官員互訪、強化美台軍事交流及高階軍事官員訪台,更有議員提出《台灣國防評估委員會法》和《2018台灣國際參與法》,強化台灣自衛能力。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日前在今年香格里拉對話重申美國與台灣合作的堅定承諾,會依據《台灣關係法》提供必要防衛設施,並強調美國反對一切片面改變現狀的做法,對大陸強制美商更改台灣屬性,馬提斯也反對任何不尊重海峽兩岸人民意願的改變。

這些善意的表述,我們當然深為感謝,也希望能夠落實執行。不過,大家仍然必須認清並接受嚴酷的現實,不能把美國友台力量的善意無限放大。國會通過的法案如何執行,還是要回到行政部門手中,而行政部門自有其政治考量,這也是為何在《台灣旅行法》通過後,有議員建議白宮國安顧問波頓訪台出席美國在台協會新館落成典禮,至今未有下文,原先說將派穿著制服的陸戰隊防衛新館,現在也取消了。

台灣民眾對美國之所以有過多的期待,一是過去曾有協防條約,二是96年台海危機時,美國派出兩艘航母前來壓陣,大陸被迫提前結束軍演,三是美國《台灣關係法》言明軍售協助台灣自衛,四是美國一直在外交、經濟及社會發展上支持台灣。這些都是事實,但中美實力對比已經改變,美國震懾力大幅降低。而台灣最需要的保障,是在遭遇攻擊時美國介入阻止,前國防部長馮世寬在立院答詢時曾明白表示,若共軍犯台,國軍可以撐不止兩周,其意涵不言而喻。

問題是,若真的台海開戰,美國願不願意為台灣和大陸交火,這個問題尤其需要理性判斷,而非感性認知。不管我們自以為和美國關係多好,美國在全球戰略盤算時,絕對把自己國家利益放在優先,過去的南越、現在敘利亞的庫德族,都是被美國用過即棄的例子。美國打仗總是挑能打得贏的小國,從來不曾為了挺哪個小朋友而和俄國或中國這種超強直接對幹。冷戰時美俄全球對抗如火如荼,古巴危機雙方還是私下協商以避免大戰,現在中國已是東亞第一核武強權,美國有多大意願為台灣與中國開戰?

仔細檢驗美國對台灣的承諾,其實從來沒有協防這回事。《台灣關係法》只表明出售防禦性武器,讓台灣能夠自衛,但10餘年來美國為了不激怒中國,一直不肯出售更先進的空軍機種給台灣,以致兩岸軍力已經嚴重傾斜。美國雖然反對片面改變現狀,卻從未表明將如何反制,以美國民眾對越南、阿富汗及伊拉克戰爭的反感,將來未必有足夠支持和中國開戰的民意,即使短期有,也未必能持續長久。台灣地理位置對美國亞太戰略相當重要,但是不是值得美國替台灣擋炮火,而且一直擋下去,我們不能一廂情願地樂觀想像。

而且,論交情好,加拿大、歐洲、日本和美國交情夠好吧?結果還不是無法倖免於川普的貿易戰。美國宣布對加拿大、墨西哥、歐盟進口的鋼、鋁產品加徵25%與10%關稅,而之前日本就沒得到豁免,台灣也一樣,看來勢必無法躲過一劫。標榜「美國優先」的川普眼界窄小,對美國的國際角色與責任無感,認為自由貿易開放市場的理念讓外國占盡美國便宜。他在美國敵友之間進行無差別攻擊,並不是因為敵我不分,而是他心中根本沒有盟友,只有自己的選票利益,期待這樣的川普真心挺台灣,實在是痴人說夢。

把國家的生存寄託在其他國家含糊的善意姿態上,卻不盡力降低環境敵意、尋求和解與和平,是對自己命運的不負責任。美國對台灣的傳統善意與亞太戰略布局,已經受到中國強勢崛起的撼動,未來和中國比意志恐怕難以對抗。更何況美國過去不曾對台灣安全有明確承諾,現在的川普政府又只顧美國優先,我們不能以為靠著美國就安全無虞,否則可能會發現自己把自己帶進絕路。

#川普 #美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