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國際電腦展 Computex從今(6月5日)起登場,今年電腦展鎖定高速發展的人工智慧浪潮,集結人工智慧與大數據、安防監控、智慧醫療、智慧科技解決方案等國內外廠商,展現AI的多元成長動能,激發更多產業商機。台北電腦展緊接在德國漢諾威工業展之後,東西兩大展覽同時聚焦在AI人工智慧,彰顯AI在全球科技領域已經取得核心地位,是無可逃避,必須密切參與的主流趨勢。

人工智慧相關技能的發展以複利的速度高速增長,一個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AlphaGO Zero驚人的學習能力,在此之前,AlphaGo從2014年由英國倫敦谷歌DeepMind團隊開發人工智慧圍棋軟體,2015年首度擊敗樊麾,成為第一個無需讓子即可擊敗職業棋士的電腦圍棋程式,到了2017年5月在大陸烏鎮圍棋峰會上,確認完勝所有人類對手,前後僅花了兩年的時間。

在確認完勝人類之後,AlphaGO團隊進行更為激進的實驗,AlphaGo Zero將所有既存的人類資料全數清除,也就是在完全沒有人類先備知識的前提下,機器能夠僅靠輸入規則,進行快速的自我學習,去年10月19日,團隊在《自然》雜誌上發表論文,在谷歌強大的運算資源支持,運用2000顆TPU(Tensor Process Units,張量處理器),只經過短短3天,AlphaGo Zero就成功啟動自我學習,隨後也只花了40天,就超越歷代AlphaGo的技能,成為當今無可挑戰的棋王。

AlphaGo Zero完全電腦自我學習,未曾進行任何人為干預,沒有輸入任何歷史資料的前提下,在令人驚呼的極短期間內就超越所有競爭者,正是人工智慧在一定規範的領域內必然取代人類的證明。

電腦運算取代人類工作已經是必然的趨勢了,堪稱是工業革命以來,最重要的一次人類工作內容大轉換。根據英國牛津大學佛雷與奧斯本兩位教授(Carl Benedikt Frey and Michael A. Osborne)發表論文《未來的就業》的預測,當今最重要的工作,例如會計師與查帳員、零售銷售員、地產仲介、打字員與文件製作者,都有超過八成的機率會被電腦完全取代,而令人羨慕的高薪工作如商用飛機機師,竟然也有五成機率被電腦替代,在股市呼風喚雨的總經首席策略分析師及媒體追捧的經濟學家,有四成被取代的機率。有趣的是,較不會被電腦取代的竟然是健身教練、演員、編輯等工作。

在人工智慧必然逐漸取代傳統人類的大趨勢下,對於電腦程式的了解成為下一個世代必備的資訊,正如同二百年前勞工必須學習蒸汽機與嫻熟機械工具操作,不能只執著在犁田與種子等農業資訊,在機器學習的時代,不會寫程式(coding)將被稱為「新文盲」,而如何「學到快速地重新學習的技巧」(Learn to re-learn quickly),更是未來職場勝利最重要的技能。

面對人類技能需求不斷改變的要求,政府的教育與勞工訓練,都要有與時俱進的改變,哈佛大學教育學院教授戴明(David Deming)在他持續更新的研究報告《社會溝通技能在就業市場日益重要》,以「數學能力」與「社會溝通能力」做標籤,用1980年作為指數標準值100,經過30年的演進,同時需要高度數學能力與社會溝通能力的工作,重要性增長到105,而僅需要低端數學與低度溝通能力的工作,需求則反向降至95以下。

先進的即時工作分析軟體Burning Glass Technologies將美國網路企業(online jobs)的工作分四個等級,在總數超過十萬個工作樣本中,發現最高層級的工作有超過一半都「經常需要電腦程式技能(coding skills)」,而越不具備電腦程式技能的僱員,則只能停留在底層的工作。

總結而言,面對電腦取代人手的趨勢,學校與勞工教育必須揚棄傳統的背誦、規範訓練,轉向強化數學技能、電腦程式撰寫、同時不斷鼓勵學員增強社會溝通的能力,依照這個趨勢,一個符合人工智慧時代的教育體系,應該將電腦程式設計拉高到與國文、理化同等重要的必修地位,而社會溝通也應該獨立設為學科,成為所有接受義務教育的學童須學習的基本技能。

在人工智慧的時代,「文盲」正在重新被定義,傳統以識字、能夠簡單算數作為文盲與否的定義,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在2015年以各國家的「成人使用電腦來解決問題的能力」進行調查,看到具有使用電腦能力最強的依序是瑞典、芬蘭、新加坡、加拿大與德國,美國與OECD國家平均值接近,都有約35%的人口具有高度使用電腦解決問題的能力,而墊底的則是希臘,將近四成的希臘成人不具有使用電腦能力。

使用電腦、撰寫電腦程式的能力,將會成為國力強弱的重要指標,還鑽在老舊課綱的胡同裡,爭論歷史名詞的中華民國政府,恐怕得徹底思考教育的目標,避免淪為AI時代的文盲國家了。

#人工智慧 #教育 #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