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展3年以來規模最大的Inno VEX 2018國際新創特展,6日於台北盛大登場。行政院長賴清德應邀出席致詞時,強調行政院除已提出新創發展行動方案力挺新創,並由國發基金編列千億元經費,及修正10億元天使基金投資機制,透過降低申請門檻,提高便利性,以充裕新創早期資金,期能有助發展數位經濟,讓台灣成為智慧國家。

賴揆的這番講話,儼然讓台灣的新創企業發展前景露出曙光。但就在同一個場合,台北市電腦公會理事長童子賢,卻對台灣的新創環境開出重砲。直指現在台灣,企業界之所以對投資、經營、新創環境存有窒息感,其實與主管機關防弊心態濃厚,缺乏興利態度有關。

檢視童理事長的這番發言內容,與其說是故意與賴揆唱反調,更準確來說,其實應該算是恨鐵不成鋼。他首先例舉以直播打響名號的新創業者17 Media,母公司M17捨近求遠選擇在紐約證交所掛牌,讓台灣法令與制度對新創事業不友善,以及台股本益比長期偏低的結構性問題,再次浮上檯面。

童理事長進一步指出,儘管這些年來科技產業的主流一直在變,但美國矽谷身為全球新創重鎮的角色卻沒有變過。其中的關鍵,就在於矽谷的環境,讓新創與創投資金能好好結合,以及美國政府提早做好法規配套,才讓後來的群眾募資網站能在矽谷站穩生根。

相形之下,M17如果想就近在台灣掛牌,除了台股本益比低,以及掛牌條件一堆之外,單是M17目前還未賺錢,而台灣法規卻要求企業必須連續三年都有賺錢才能掛牌的過時法規,其實等於就是政府用制度把自己綁死。(編按:目前證交所和櫃買中心已提出多元上市櫃方案,允許無獲利公司得以有條件申請上市櫃,但至今尚未有公司申請。)

除了童子賢的這番陳述之外,堪稱無獨有偶,而又時間湊巧的,就是台北市美國商會,也選擇在6日發布「2018台灣白皮書」。其中針對台灣的投資環境,提出5大建言,除了穩定供電、放寬專業管理人的工時彈性之外,另外的3項建言,包括擁抱創新、加速私募基金來台,以及讓法規透明完善等訴求內容,堪稱是與童子賢的建言桴鼓相應、異曲同工。

具體而言,針對擁抱創新,美國商會就指出,即便政府高層多次強調創新,但中、基層公務人員對創新思維、產品和服務卻裹足不前。其次則是美國商會指出,近年來私募基金已成為亞太地區創新投資的重要來源,而卻未見蔡政府在行政程序上,展現歡迎大型私募基金來台投資的態度。至於在法規的透明完善方面,美國商會雖然肯定政府已將法案的預告期,從14天拉長為60天,但他們還是建議應儘量減少不適用60天預告期的例外情況,以確保法規訂定過程的完善透明。

總結美國商會和童子賢這種看似裡應外合的建言,出發點固然在改善台灣整體的投資環境,但除了賴揆所強調的提出新創發展行動方案及編列千億元早期新創資金之外,顯然關鍵不在於執政決策當局是否重視此一議題,而是在於行政體系的中、基層公務人員防弊心態過於濃厚,以致對創新思維及提供優質服務等興利作為裹足不前。

進一步探討中、基層公務人員何以有此偏差心態,顯然是在面對興利與防弊的兩難局中難以拿捏,因此寧可選擇裹足不前以求自保。

除了這種唯恐多做多錯的保守心態之外,面對快速多變的外在環境,過時、落伍的法規如果不能與時俱進的檢討修正,一方面將讓新創產業在台灣沒有立足之地,最後選擇到外國上市,其實形同為淵驅魚。另方面相對於其他國家張開雙臂歡迎私募基金入市,台灣卻因缺乏相應的法令規章,而只能成為局外人,這種因為消極不作為所導致的錯失招商引資機遇,雖然算不上直接的損害,但後果卻往往比有形的直接損害更為嚴重,也將導致台灣進一步的自我鎖國。

總結來看,執政者如果無法化解行政體系人員消極、被動,甚至好官我自為之的保守心態,即使行政當局提撥千億資金,畫出發展新創產業的大餅,看來是難收望梅止渴之效了!因此,研議鼓勵公務人員積極性的措施,及以前瞻思維與時俱進修訂過時法規,那麼賴揆想要讓台灣成為智慧國家的願景才不致淪為一場空。

#美國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