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行最高法院刑民庭會議決議形成的判例,引發合憲爭議,東吳大學法學院系專任教授兼學務長蕭宏宜認為,決議對於下級審沒有絕對約束力,因為法官是「依法審判」,不是依命令審判,未來大法庭實施後,刑民庭決議沒有存在必要。

蕭宏宜表示,現行決議制度的操作,是最高法院各庭的庭長,在針對自己的有爭議的法律見解,認為可能在最高法院有共識,或他的意見取得多數的接受,才會請最高法院院長進行討論。

「這有一個很明顯的技術性問題。」蕭宏宜說,因決議模式在時間點沒有制度化,如果不存在庭長發現爭議的條件,決議就不會形成,會導致無數法律爭議問題一直維持,無法統一的局面。

尤其,決議制是依最高法院的一個處務規程,那是內部的處務規程或章程,能否讓決議在實質的法源基礎上具有合理的正當性?法官是依法審判,不是依行政規程審判,這樣的疑慮,對下級審當然沒有絕對約束力,因為法官可以拒絕行政命令。

他說,大法庭制度是一個中間程序,且不一定只有法律見解的歧異可以提案,一些原則重大性的問題也可先提案,避免未來法律見解的歧異,所以與決議制度比較,大法庭比決議制細緻,大法庭制度須言詞辯論,從而有公開討論的途徑與壓力,加上個案當事人有參與可能,比起閉門決議,顯然較優。

既然決議制對下級審沒有絕對約束力,立院已開始審查法院組織法的大法庭制度,現行的刑民庭決議是否應該暫停適用?蕭宏宜指出,形式上應該要暫停適用。

不過,他提醒,形式與實質上存在落差,如果暫停適用,會造成終審法院無法解決法律意見歧異的真空狀態,且不再適用對法官或民眾是不是真的比較好?這些都是司法院需要慎重考量的。

#法官 #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