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砲批台古文教育課程 本末倒置

蔡政府藉課綱調整,推動去中國化,也影響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圖為學生在練習書法。(新華社)

諾獎得主莫言(右)與台灣作家張大春經常以字會友。(取自張大春臉書)

作家張大春給外界印象經常是在網路上發表己見,針砭時事,火力四射,但不說可能不知道,這位外界眼中的「張大砲」,近年天天練書法、寫古詩,他說,寫詩是提升語感、文字能力最好的鍛鍊,更直言台灣的古文教育課程安排有點本末倒置;很多大學中文系教的,小學就可以教。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陸作家莫言,曾讚揚張大春像是西遊記裡的「孫悟空」,是台灣文壇最有天分、最不馴、好玩得不得了的一位作家。而寫作之餘,張大春近年大量練書法、寫詩,有不少朋友上門求字,今年還曾在台北舉行個人書法展。

張大春指出,他大約從2000年開始,大量寫詩,基本就是天天寫,到目前為止也有8、9000首了吧。目的不只是寫古文,如果要提升語感、對文字敏感度,最好的鍛鍊就是寫詩。寫詩鍛鍊出來的能力,事實上是文言文的「文」。

張大春強調,現在人對於「詩」總有迷思,認為古典詩如果能用現在的語言翻譯出來,就能懂了,意思就不會誤解了,所以過於偏重「賞析」;比如千山鳥飛絕就是千山鳥飛絕,只能「心領神會」;「詩不用去翻譯的,不懂就別懂了」。

張大春直言,當前的古文教育問題就出在中文系老師教學生的內容與方式。現在大學中文系教很多東西,其實在小學就可以教;大學應該更積極去開拓求學底蘊,更重要的是開拓求知領域。

張大春以他去濟南教小學2年級學生為例,上課350分鐘,教43個小學生,教會全班16個甲骨文、鐘鼎文等,更教他們唱一首李白的五言絕句,甚至讓他們集體創作一些七言絕句,用毛筆寫字。換言之,這些內容都是大學教的,但放在小學教同樣沒問題。

談及說文解字,漢字不能個別理解,字的背後有一整套歷史軌跡、典故,乃至於故事;如果把每個字都「擬人化」,每個字都好像是一位朋友,都是有其身家背景的,包括它怎麼被創造、應用、誤用、曲解,甚至「借屍還魂」。

(旺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