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加拿大魁北克舉行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堪稱有史以來最挫敗的一次。先是美國總統川普對來自歐盟和加拿大的鋼鋁徵收進口關稅,引發相關成員國形成「抗美」陣線,接著川普喝令美國代表不得在共同宣言簽字,最後G7宣言變成「G6宣言」,導致G7體制呈現龜裂現象;再加上川普不顧俄羅斯因「併吞」烏克蘭領土克里米亞而遭西方制裁的事實,公開期望俄羅斯應該被請回G7對話,此舉更撞擊英、德、法等成員國的共同價值觀。整個情勢發展至此,長達40多年的G7體制基礎不僅發生動搖,甚至陷入混沌不明的「後G7時代」。

在這次G7峰會期間,川普還提前退場轉赴新加坡會見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使得原本在捍衛基於原則的世界自由貿易體系之G7峰會,其重要性和意義被更具新聞爆炸性的「川金會」所覆蓋。美國上述系列行徑,也似乎在否定自己於二戰後所建立的全球經濟秩序和多邊主義。而相對地,在G7峰會裂痕加深時,作為抗衡G7的軸心,由中俄兩國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在中國青島峰會上高舉「反對任何形式的貿易保護主義」大旗,並成功簽署共同宣言,顯然形勢比人強。

G7峰會是具有相同價值的七個資本主義國家之間討論共同利益問題的論壇,過去堅守自由經濟和民主主義立場,長期來主導著世界秩序之建構。後來隨著中印等新興大國崛起,甚至成立涵蓋G7成員國的二十國集團(G20),允許多元觀點存在,也強調平衡性、包容性、尊重發展差異性,並對全球治理帶來新的視角和對策,其影響力已有凌駕G7體制之勢。也因此,在這次G7峰會因美國與其他成員國的貿易爭端而脆弱了共識之後,更突顯G7體制在捍衛全球自由貿易體制的努力已面臨困境。

另值得注意的是,川普在出發前往魁北克出席G7峰會之前,高音貝地呼籲應該把俄羅斯請回來G7對話。他強調「G7峰會曾經把俄羅斯趕出去,現在應當把他請回來,因為我們需要俄羅斯坐在談判桌上。這也許有點政治不正確,但我們必須管理這個世界(We have a world to run)。」英、法、德等成員國則齊聲對川普的異論說「不」,背後原因是在1997年到2014年間曾存在著G7+1(俄羅斯)的「G8」機制,後來因烏克蘭所轄領土克里米亞經公投「回歸」俄羅斯,原有G7成員國遂以俄「入侵」烏國領土為由拒絕參加當年由俄方主辦的「G8」峰會。從此之後俄羅斯就無緣再參加G7峰會。

川普在「川金會」結束後返回美國,曾說明為何應該讓俄羅斯回到G7峰會對話?因為「在G7峰會上約有四分之一的時間都在討論俄羅斯,因此俄羅斯最好能在那裏。」據瞭解,G7峰會討論了俄羅斯支持敘利亞政權、莫斯科以神經毒劑攻擊在倫敦的前俄羅斯間諜、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並介入烏克蘭東部紛爭等問題。

由於川普在峰會中支持克里米亞屬於俄羅斯,因為當地居民都說俄語,同時對大家支持全世界上最腐敗國家之一的烏克蘭表示不解。所以當川普呼籲讓俄羅斯回到G7峰會對話,立即引發相關成員國高度不滿。不過,俄羅斯外交部已挑明,加入G7問題已失去迫切性,因為G7是一個過去的模式,現在俄羅斯已經加入更強大的可替代G7的模式,如金磚國家(BRICS)和G20等模式,而且都運轉得很好。

不容置疑的,傳統的G7體制已龜裂,美歐之間的信任關係也動搖了,相形之下,G20更有取而代之的條件和機會。由於台灣向來以美國為馬首是瞻,較缺乏多元的國際觀,此刻更應擴大視野,關注全球治理格局的新變化。另外,川普為縮減貿易逆差,竟然在G7峰會上「無差別」地與長期盟友打起「貿易戰」,這已提醒我們,儘管台美關係堪稱良好,但因雙邊貿易仍存在逆差,終將無法避免川普的「同等」對待。

最後必須提醒的是,川普從「我們必須管理這個世界」的角度出發,寧可違逆G7成員國的共同價值,並在一面制裁俄羅斯的同時又期待讓俄羅斯重回G7對話,這套邏輯不排除將來也會被套用到兩岸關係來,政府有關部門必須審慎因應。

總之,雖然台灣不是G7成員國,但在迎向「後G7時代」的全球政經變動局勢時,理應與時俱進,重塑新國際觀,才能防患於未然。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