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開打了,會打多久、多激烈?要看川普底線在哪?到底要什麼?

多數分析認為,川普挑起貿易戰就是要讓美國利益優先,以單邊主義的方式來重新調整國與國之間的利益關係。川普認為,中美貿易摩擦的根源包括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太大;中國政府和企業通過不正當方式獲得美國企業利益;中國沒有遵守加入WTO時開放服務業和金融業的承諾;「中國製造2025」規畫政府界入太多,逼投資中國的外國企業必須交出關鍵的核心技術,從而破壞了國際自由貿易的基本原則等等。

美國優先只是表象

但這些都是表象,不是問題根本所在,也不是川普真正所要的東西。在一個自由貿易的市場體制下,如果一國金融市場非常發達及該國的貨幣完全主導全球國際貨幣體系,那麼該國的貿易逆差越大,該國通過比較利益優勢所獲得的福利也是最大。該國巨額的貿易逆差,也意味著該國能夠以最好的價格獲得全球最好品質可貿易的商品,使得該國人民分享到全球最好的商品消費福利。而他國的貿易順差的收益又轉化為該國貨幣資金注入其金融市場,讓其金融市場得到空前的繁榮。美國的情況就是這樣。

如果沒有世界各國對美國巨額的貿易順差,美國金融市場要發展與繁榮是不可能的,同時美國居民的消費力如此之高也是與貿易比較利益優勢有關。對於這點,作為商人的川普肯定比其他任何人都會清楚,只不過,川普想借此大做兩方面文章而已。

還有,川普作為一個商人,他對「中國製造2025」規畫、對國際市場的公平貿易規則的確立、對國際社會未來安全等時間長一點及深遠一點的問題,是不會太關注。川普要的是眼前利益。其實,川普關注這些問題的理由,就在於更多的美國大眾都在關注這些問題。在選舉文化體制下,針對廣大選民的所思所想,投其所好,才是一個政治人物的守則。這應該是川普中美貿易戰的底線。

所以川普政府在中美談判中會出爾反爾、捉摸不定,不僅川普政府希望以此來推高獲得更多談判利益的籌碼,也有可能存在意見分歧及川普本身的不確定性,更有可能是美國大眾的所思所想也是不確定的。面對這種美國大眾所思所想的不確定性,川普政府及團隊只能是變、變、變!也就是說,美國大眾的所思所想是不確定的,川普政府只能投其所好,並以變幻莫測的方式來應對。所以,只要川普在任,中美貿易戰是常態,川普政府會一張又一張出牌,中國政府想通過談判與美國政府找到一勞永逸的方案幾乎不可能。

對於中國政府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川普的軟肋在哪?底線在哪?首先,川普的軟肋是,他是一個商人,不是一個有抱負的政治家,這是中國貿易談判的一個重要基點。這就要求中國政府貿易談判時,以小利博取大利,以短期利益換取長期利益,以退為進是中國政府與川普貿易談判最為重要的一招。

重短利川普的軟肋

其次,川普貿易戰博弈的底線所有的招式都是要如何投選民之喜好,特別是投短期內選民所喜好。由於選民的口味不僅眾口難調,而且不確性大,所以川普的中美貿易戰的招式肯定會一直變化。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政府根本就不要見招拆招,而是多以虛晃一槍,制其於關鍵。這樣才能增加取勝之機會。

當然,十八武功之根基還是自身實體經濟之強盛,為了實現這點,不僅要化解中國經濟中的各種隱患,還得加大中國改革開放步伐,讓中國經濟更為市場化。

(全文見中時電子報)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