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年度漢光演習大戲落幕,除模擬各軍種對共軍侵台的反制能力外,也首次動員民間力量,如無人機偵察、戰損復舊等任務,雖獲得蔡英文總統、嚴德發部長肯定,但社會各方卻喝倒彩不已;尤其出現太多想定失真、場景失實的演練課目,更受到苛評。

國軍漢光系列演習係源自我與美國斷交,雙方協防條約中止後,美軍兵力不再涉入支援台澎防衛作戰,政府重新規畫台海危機戰略想定與軍事計畫,國軍痛下決心調整作戰構想,重新擬定作戰計畫;在風雨飄搖的70年代推出漢光系列演習,並透過火力展示安定國人信心。

多年來國軍藉由漢光演習對內驗證戰場想定,修訂作戰計畫,調整後勤配置以及指導情報作為。同時運用各式火力展示,結合三軍統帥親自驗收校閱,向國人展現國防建軍與訓練成果。

但漢光系列演習的真正重點環節,其實是在不可對外揭露的測試驗證項目。對外公開進行之火力展示項目則在於透過媒體報導,希冀對內強固國人信心,對外產生嚇阻效用;嚴格來說,對外公開之火力展示項目屬於國軍公關作為,亦具有戰略層次的溝通意涵。換言之,測試驗證是主要目的,火力展示是附加效益。

但是近年來,國防主政單位受到公眾呼籲與媒體需求影響,在社會壓力與政治指導下,漢光演習展示課目方向出現偏差,諸多不宜對外說明的戰場想定與作戰構想,以及如何採取因應行動之詳細作為,軍方不考量洩密的嚴重性,成為對外展示之公開演練課目。

飲鴆止渴的作法最後反而往往自取其辱。諸多原本依據軍事需求所進行的推演與操練,為考量媒體取鏡攝影,不得不改變部隊兵力運動方式、各種軍事攻台行動路線,甚至還要求戰士卸除偽裝,穿著色彩鮮明的背心,以便在鏡頭前能夠呈現視覺效果。

當國家安全團隊過度重視公關作為,企圖透過軍事演練塑建政治領袖公眾形象時,部隊演練受到媒體採訪干擾的情況就會更加嚴重。基於上級政策指導,原本要帶著敵情來練兵的專業素養,就變成考慮媒體效應來操兵的政治算計。

尤有甚著,諸多只是憑空想像,同時並無任何可靠政治基礎的外來支援,亦開始出現在諸多高層次戰略指導與戰爭想定中,成為指導軍事演練與相關計畫作為之參考依據。此種一廂情願的假設事項可能產生誤解誤判,將會徹底顛覆漢光系列演習應展現的國防自主、國軍獨立作戰的原始意旨。

美國參議院6月18日通過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草案,建議美軍參加台灣軍事演習,以提高台灣防衛能力。假若國軍慣於在媒體前面擺假把式,卻無法在行家前面拿出真功夫時,就怪不得他人以往評價國軍戰力時曾說「原先以為是以色列,真相卻是巴拿馬」的挖苦言語。

必須提醒,國際社會盟邦間的聯合軍事演習,不但具有國際條約規範作為基礎,更是依據雙方共同策訂之作戰計畫,驗證計畫附錄各項內容是否切實可行。但是中華民國並無與任何國家具有正式的協防條約,若是面對戰爭威脅時,唯一可信賴之作戰實力只有中華民國國軍。

在缺乏實際政治基礎與可信條約前提下,整體戰略指導與軍事計畫就不可建構在此種假設條件之上。所有軍事計畫與戰爭準備都必須確實可行,不能夠寄望他人的善意與口惠,更不可對此故意曖昧,誤導民眾與軍隊,作為政治操作資本。

更要呼籲,每一個國軍都是國人的子弟,建軍備戰必須牢記,所有戰士都要在戰場上接受敵人考驗,在媒體前所演出精彩無比的戰鬥秀,能否經得起實戰考驗,主政者必須嚴肅思考。千萬不要讓取悅公眾所獲得的掌聲,成為戰士們捐軀疆場之輓歌。

嚴格的訓練是軍人最大的福祉,投注軍備是國家施政最無奈的選擇;在建構可恃國防武力的同時,政治領導者更要務實地面對國家的生存環境,消弭所有可能導致戰爭的誘因。我們雖不願在槍口下屈服,但更不希望主政者將人民帶向注定失敗的戰爭。

#國軍 #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