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川普政府與國會積極提升台美國防合作,包括簽署《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以及審議「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草案」、「台灣國防評估委員會法草案」、「台灣安全法草案」等,主張美國防部應強化與台灣國防合作措施,包括有法律拘束力的全面評估台灣軍力,推動兩國領導層級官員互訪,兩國軍艦互訪停靠港口等,以及無法律拘束力的「國會意願」(sense of Congress),建議讓美軍參加台灣的軍事演習,調整美國對台軍售審核方式,邀請國軍參加「環太平洋多國聯合軍演」,派遣醫院船訪台執行人道救援演習等。

川普政府的國安戰略強調美中俄大國競爭,有意把台灣當成與中國角力棋子,考慮把台灣納入美國主導「印太戰略」環節,既可刺激北京當局敏感神經,又可成為「貿易戰」或「朝核問題」等談判籌碼,還可向台北當局收取保護費,要求台灣進口美豬與開放金融市場,提高國防預算並增加對美軍購,滿足美國產業拓展國際市場需求。

美國把台灣當棋子

對此,北京已有警覺並放話強調「當美艦靠泊台灣就是武統之時」。台灣更應警惕美府會提升台美國防合作兩面刃特質,避免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美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日前通過參議院意願(sense of Senate),建議讓美軍參加在台灣舉行的漢光演習等。如果該法案最終獲得總統簽署,美軍和國軍將可進行聯合軍演,而且演習區域可以在台灣。但是,台灣方面和美府會親台人士長期經驗理解,美國國務院為維護與中美競合關係穩定,經常傾向縮減美台國防合作質量。因此,美台兩軍聯合軍演若成為「國會意願」,行政部門仍然擁有裁量權,可以按美國利益決定提升或緊縮美台國防合作規模。

同時,美國府會雖有意提升美台國防合作,卻不提對台灣實質軍事援助計畫,恐讓台灣還沒有獲得安全保障,卻先增加被川普當籌碼與北京交易的風險,並迫使台灣替美國軍工產業數鈔票,甚至被川普吃定吞下美豬與開放金融市場等苦果。此外,川普政府與國會都還沒有找到「親台不反中」方法,讓行政部門執行美台國防合作時,都必須考量中共反應而瞻前顧後,或挺而走險。何況,華府對於北京反應仍然停留在猜測階段,兩國並沒有充分溝通與諒解,台灣當局若貿然落入美中戰略競逐陷阱,還要承擔北京報復壓力與付給美國鉅資埋單,顯然有違國家利益。

北京曾經強調,美國運用「對台軍售」及「政治民主」,延阻兩岸統一進程。華府則認為中共對台灣有併吞領土野心與準備。然而,北京與華府都忽略一個關鍵,也就是台灣人民意願變化。台灣歷經6次總統直選與3度政黨輪替,「維持自由民主生活」已成民意最大公約數。台灣主流民意不願意與大陸進行軍備競賽,更不希望兩岸兵戎相見,而是期待兩岸能夠和平穩定發展。因此,台灣的國防除維持台美合作外,亦應發展「預防戰爭」對話機制,並把國安戰略格局拉高到「友美和中」新架構。

友美和中預防戰爭

台灣國防戰略若一廂情願「擁美抗中」,對美方要求照單全收,忽略其中兩面刃特質,恐難應對日益詭譎的中美台博弈新局勢,以及川普對台海兩岸「戰略自私」謀略。因此,台灣除應精準掌握川普「制中戰略」,打「台灣牌」意圖與能量,及提升台美國防合作的利弊得失外,還需設法營造兩岸和解制度化正能量,運用「友美和中」平衡策略,為台灣開拓生存發展空間,厚植經濟與「全民國防」實力,才能讓台灣立於不敗之地。(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兩岸 #台灣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