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藝術必須兼具「藝術性」與「公共性」,《文化藝術獎勵助條例》規定強制公共建築物設置公共藝術,卻造成移花接木等亂象,甚至敲掉建築物配合公共藝術,「削足適履」的作法讓美意變成浪費公帑。

建築物與藝術品各有不同設計專業,建築師、藝術家在設計過程中應共同參與規畫,才能讓兩者相輔相成,而不是建物完成後,再發包給藝術家創作。試問,藝術家要遷就建物?還是維持獨立創作特性?融合過程中就該先就理念溝通解決衝突。

例如,烏來區綜合活動中心前的公共藝術《祖靈之眼-守護泰雅》,就曾被代表會以停車需求為由欲拆除,最後因該公共藝術設置不滿5年才喊卡,即為設計未考量當地需求引發的爭議。

再以新北市府運動中心公共藝術品為例,同單位「整合」旗下建築物的公共藝術品,看似整齊畫一,但跨區整合難道不嫌太遠了點?又要如何符合當地特色?如果這邏輯說得通,均屬台鐵局主管的台北、高雄火車站,要不要也整合出一套公共藝術品?

反觀淡海輕軌結合幾米繪本打造公共藝術,藝術家在設計規畫過程中同步參與,將軌道運輸充分與繪本、雕塑等藝術融合,昇華成軌道文學藝術,進而帶動軌道經濟,正是公共性的最佳展現。

公共藝術並不是非得名家出手或有偉大藝術成就,但動輒花上百萬至千萬經費,政府立法美意應適時調整,促使公共建物與公共藝術融合相輝映,不如直接補助藝術文化教育推廣,反而更實際些。

#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