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起,區域級以上的醫院須1年減少2%門診量到基層診所,如未能達成目標,健保給付將受到懲罰性核扣。今天如果不是因為面對人口老化後的醫療生態已經到了迫在眉睫的改革關鍵,健保署絕不會採取如此決絕的財務手段,冀望能振聾發聵讓醫界和社會共同正視分級醫療的課題。

近年來社會急速老化,急重症的醫療需求快速增加,但我們的醫學中心、區域醫院卻充斥著許多初級照護、輕症及穩定的慢性病患。這在國外是不可想像的事,因為這嚴重排擠了真正需要到這些層級醫院就診的急重症患者。當醫學中心的醫師面對大量輕重混雜的患者時,又如何能將時間與心力聚焦分配到真正需要到醫學中心的患者呢?這對高齡化社會而言,將是醫療生態的致命傷。

民眾就醫認知中的最大誤解,莫過於認為越高層級的醫院醫師等級越好,其實大謬不然,不同層級醫院的醫師並非是專業程度的差異,而是分工角度的不同,醫學中心的醫師需花費大量心力於教學和研究,在某些特殊領域或有獨到之處,但臨床經驗與基層醫師則各有所長,況且醫療是人性的科學,需輔以人文素養與社會經驗,基層醫師更適合成為民眾第一線健康諮詢的顧問。

高齡化社會的國民健康照護更需要健全的社區與家庭醫師系統,任何病痛由基層家庭醫師把關,分辨輕重大小,協助民眾選擇最適當層級的治療,才符合民眾的利益。事實上,老年患者往往需要的是醫養結合的照顧,除了專業的醫療處方外,更需要醫師在專業背景下提供全面性的社會處方,包括家屬和老年患者的互動與照護建議等,這些都是基層而非醫學中心應有的醫療生態。

的確,20多年來的全民健保已成為最受全民肯定的公共政策。但過去一味追求民眾滿意度的同時,卻或多或少失去了一些應有的堅持。長久以來,顧慮分級醫療改變民眾就醫習慣可能導致的不適應與反彈,使得執行面上總流於道德勸說。但是仔細分析,分級醫療與轉診制度絕對是以民眾利益出發的前瞻性政策,執行面上或有許多需要克服的課題,仍不應蹉跎20年而裹足不前。

要提醒的是,長年來醫學中心輕症充斥、人滿為患,在總額預算的框架下也因此擠壓了急重症的支付標準,進而導致急重症醫師的流失,這是另一個高齡社會的醫療危機。這次健保署用財務手段推動醫院門診減量,是一項突破,但在預算中平原則下,同時繼續合理調整醫院的支付標準,讓醫學中心的醫師能安心照顧轉診患者,更是一項不可或缺的政策配套。(作者為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常務理事)

#醫療 #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