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參加空軍子弟學校校友會總會祕書長何又新主辦的重慶抗戰遺跡之旅,我跟她說:「日軍曾對重慶實施戰略轟炸,相關的遺跡有沒有保留下來?」她說:「有,我怎麼會漏掉呢?你放心。」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我們在桃園登上直飛重慶的中國國際航空公司波音七三七上,循著老蔣來台灣的路線,反方向飛行。老蔣這趟飛行是單程,他不曾再踏上大陸的國土。

重慶抗戰遺跡之旅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至一九四一年九月七日,日本對重慶進行了長達近三年的戰略轟炸,這是史上第一次戰略轟炸,也是時間最長的戰略轟炸;三年內,日軍出動飛機四三七批,九一六六架次。一九四一年九月三日,日本陸軍第三飛行團團長遠藤三郎少將,呈送給參謀本部作戰科長服部卓四郎大佐的《關於進攻內地的意見》報告書,表示,轟炸的燃料成本過高,單憑轟炸,無法使中國屈服。於是,重慶的空襲警報聲音不再響起,人民不再倉皇的躲警報;但是,大轟炸為重慶的歷史平添一個章節。

位於重慶市沙坪壩區嘉陵江畔的磁器口,是一個小鎮,建於宋朝,最早的名稱為白岩場。對日抗戰期間,這裡是重慶的郊區。相傳,明朝初年,明太祖朱元璋的孫子,明惠宗朱允炆由於燕王朱棣篡位,躲避到這裡的寶輪寺,落髮為僧;後來將這裡改名為龍隱鎮。這裡的主要產業為瓷器,以後又改名為磁器口。

早上,天氣陰沉沉的,說明今天不是好天氣,地上濕漉漉的,顯然昨天晚上下過雨,中巴將我們一行六人帶到磁器口街郵局前,讓我們下車看看重慶老街,老街的街道狹窄,不足一個車身的寬度,街道曲折,兩旁為二或三層樓,木造或磚造的房子,許多房子前掛著一串紅色的燈籠,木頭門框上貼著紅色的對聯。我想,這個地方能躲過日軍的轟炸嗎?既然這裡有一家郵局,我在上車前,到郵局買郵票,寄了封信回家,郵戳上的「重慶」與「磁器口」幾個字,是最好的旅遊紀念品。這封信到十二月中旬才收到,一度我認為這封信寄丟了,沒想到重慶寄到台灣的信件,需花費近兩個月的時間。

建抗戰勝利記功碑

我們上了中巴,中巴到了渝中區,經過民權路,轉入瓷器街,停在一棟商業大樓前,我們下車,在街道旁有一個突出於地面的長方形石頭建築,上面寫著「重慶大轟炸慘案遺址」,頂端有各種石雕的人頭像,人頭像的面部表情各異,表達人們在轟炸下的驚恐,其中一塊石頭寫著「1941.6.5.」字樣,這一天是轟炸最慘烈的一天,是重慶黑色的一天。長方形石頭建築裡面是展覽室,四面牆上掛滿大轟炸的照片,有幾張照片我曾見過,一張是一排房子上空有數顆蘑菇狀的雲,另一張是石階上橫七八豎的躺著衣衫不整的屍體。

國民政府為了使民眾有躲避日機轟炸的地方,利用重慶的石質地形,挖掘許多防空洞,其中一條防空洞鄰近長江附近的十八梯,由地面向下深挖十米,約兩公里長,寬高各兩米,有三個出口,分別是瓷器口街(原演武廳)、石灰市以及十八梯,這是重慶市的主要防空洞。陶維全主編的《重慶大事記》記載:「一九四一年六月五日,日機二十餘架,從傍晚六時許開始分數批夜襲重慶,空襲達三小時之久。……由於傍晚進城人數甚多,以致進入教場口隧道避難人數超過容量,加以隧道設備不好,通風不順暢,管理不善,發生窒息大慘案。」該晚,日本飛機分批對重慶實施連續數小時的轟炸,使全城陷於火海中,人們倉惶奔逃,火舌追逐奔逃的人,人在慘叫聲中倒下;該防空洞部分通風口被炸毀,在防空洞裡躲警報的人數過多,時間過長,防空洞內通風不足,洞內民眾由於呼吸困難,擠往洞口,互相踐踏,估計有數千人死亡,稱為「六五隧道慘案」。

我們走進瓷器街對角的八一路,左轉進入鄒容路,這裡是徒步區,路面仍是濕漉漉的,儘管天氣陰沉沉的,人愈來愈多,這段路不長,路底有一個大圓環,圓環當中豎立著一座「人民解放紀念碑」。對日抗戰期間,這裡有一家官辦郵局,所以稱督郵街;國民政府遷到重慶後,重慶成為陪都,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國民政府為激勵抗日的民心士氣,在這裡的廣場興建一座「精神堡壘」,後來燬於日機轟炸。

抗戰勝利後,一九四七年十月十日,國民政府在「精神堡壘」的地方,募款興建「抗戰勝利記功碑」,這座碑為八角形,象徵抗戰八年,高三十四點五米,意味民國三十四年抗戰勝利,頂端為頭盔狀,意味著軍人。據說,在興建記功碑時,將繳獲的部分日軍武器彈藥、鋼盔、軍靴、指揮刀與軍旗,以及用鐵罐子密封的一封美國總統羅斯福給我國民眾抗戰勝利的賀信,一併埋在地基裡,記功碑的內牆上,密密麻麻刻著陣亡將士的姓名,由於他們的犧牲,才能打敗裝備優於我軍的日軍,為我國爭取到最後的勝利與國格。國民政府退出大陸後,「抗戰勝利記功碑」被改為「人民解放紀念碑」。

訂立大轟炸紀念日

田定忠,這位F-104退休飛行員對我說:「遺址後面是商業大樓,實在不搭調,原本應該不是這樣的。」我答道:「這應是後來重建的,不是原貌。」經過多年的發展,這裡已是重慶的商業中心,一棟棟大樓拔地而起,商業利益掛帥的現代商業社會,已塗抹掉重慶這段日機大轟炸的章節,人們已鮮有記得,重慶曾有過這麼一段時期,為了彌補這段空白,重慶市政府在對日抗戰期間,日機大轟炸發生慘案的所在地,重建遺址,再配上照片說明;一九九八年起,訂六月五日為「重慶大轟炸紀念日」,這一天全城鳴放防空警報,紀念在大轟炸中罹難的同胞。

重慶用這種方式留下歷史,留下中國近代史中的一頁,歷史也賦予這個城市縱深度,同時也吸引觀光客以及隨觀光客而來的消費,儘管有些不太搭調,畢竟留下了歷史。

#記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