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肉串」的畫像石。
「烤肉串」的畫像石。
坐落在雲龍湖風景區內的徐州漢畫像石藝術館。
坐落在雲龍湖風景區內的徐州漢畫像石藝術館。

徐州是兩漢文化的發祥地,也是大陸漢畫像石集中出土地之一,畫像石是徐州豐厚的兩漢文化的代表,與漢墓、漢兵馬俑並稱為「漢代三絕」,與南京的六朝石刻、蘇州的明清園林並稱為「江蘇三寶」。

漢畫像石是漢代人雕刻在墓室、祠堂四壁的裝飾石刻壁畫,在內容上包括神話傳說、歷史故事、現實生活等各個方面。在藝術形式上它上承戰國繪畫古樸之風,下開魏晉風度藝術之先河,奠定了中國畫的基本法規和規範,成為我國文化藝術中的傑出代表和文化藝術瑰寶。

漢畫像石的發現

徐州漢畫像石題材豐富、內容廣泛,是漢代(西元前206年~西元220年)特有的藝術形式,堪稱一部漢代的繡像史,生動地再現了漢代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

徐州漢畫像石最早見於史籍的記載是《後漢書.郡國志》注引伏滔《北征記》:「城北六里有山,臨泗,有桓魋石槨,皆青石,隱起龜龍麟鳳之像」。這裡所說「龜龍麟鳳」,正是徐州漢畫像石上經常表現的內容。在歷史記載的「桓魋石槨」墓上,發現了一塊內容為西王母升仙的漢畫像石,或許就是伏滔當年所見到的石刻。

漢畫像石的重新發現歸功於杭州人黃易,1785年他任濟甯知州時,在嘉祥發現了武氏祠,引起文人的極大興趣。1872年,黃易的同鄉吳世熊任布政使江南分巡徐海河務兵備道,在沛縣發現了兩塊畫像石,以為是劉邦時泗水亭的護欄石,遂將兩塊漢畫像石拉到了徐州城內的衙署內供人觀賞。

此後,漢畫像石被外國傳教士注意。1881年,斯蒂芬.布舍從中國帶回一套漢畫像拓片在柏林東方協會展出;5年後,米勒收集了另一套拓片贈給大英博物館。這影響了中國文人對漢畫像石的推崇。1915年,魯迅開始收藏漢畫像石拓片並對其進行研究。著名金石鑒賞家、書法家、收藏家張伯英則主要收藏了睢寧雙溝出土的漢畫像石十餘塊。

漢畫像石的館藏

坐落在風景秀麗的雲龍湖風景區內的徐州漢畫像石藝術館,是一座陳列、收藏、研究漢畫像石的專題性博物館,由著名國畫大師李可染題寫館名。現在該館占地面積2萬平方米,建築面積8000平方米,由北館、南館兩部分組成,北館展出畫像石166塊,分別陳列在7個展室和206米的展廊上;新館展出畫像石400餘塊,陳列的主題為「大漢王朝──石上史詩」。

漢畫像石作為徐州漢文化的典型代表,以其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手法,以石為材,圖畫天地,將現世生活、歷史故事、神話幻想、原始圖臆、儒家教義、神仙思想並陳共處,充滿了對現實生活的眷戀、未來世界的希冀,生動再現了漢代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鐫刻成了一部石頭上的史詩。

徐州漢畫像石藝術館館藏豐富──樂舞、宴飲圖,雜技、樂舞圖,拜謁、樂舞圖,比武、建築圖,祥禽瑞獸圖,羽人戲虎圖,蘭錡圖,舂米圖,樓閣、樂舞圖,宴樂圖,扳手腕圖,出行圖……無不展現出質樸無華、氣韻生動的藝術特徵,讓人猶如置身於瑰麗的歷史畫廊之中。如8米長的緝盜榮歸圖,刻畫的故事情節完整生動,人物神態豐滿逼真,構圖疏密有致,成為令觀者難以忘卻的亮點。

在近年的文物徵集中,又陸續發現了一批漢畫像石,均以徐州及周邊地區的漢代墓葬出土為主,其中的舂米圖、「扳手腕」等畫像石,不僅屬首次發現,而且是極其罕見的,為研究漢代的社會文化生活提供了新的有價值的實物資料。比如「扳手腕」畫像石,結合在徐州洪樓漢墓出土的「力士圖」等畫像石,就反映出漢代體育運動的興盛。漢畫像石扳手腕的發現,說明在漢代時就有扳手腕比賽了。

漢畫像石的研究

漢代經濟發達,政治較為穩定。身處盛世的統治者,對死後企求繼續享樂的奢望造就了漢代畫像石、畫像磚。在出土的漢畫像石中,帶有羽翼的神獸、仙人(羽人)比較多。當時的人們進行了超乎尋常的想像,賦予其飛翔的羽翼,這「羽翼」就帶有了神祕色彩:表現出超自然的、能升降自如的力量,表示出欲超脫自然規律束縛,超然於物外,長生,「千歲則不死」。

魯迅先生曾說「唯漢人石刻,氣魄深沉雄大」,每一塊漢畫像石都記載著歷史的記憶,每一幅畫像都具有曆久而彌堅的藝術價值。在館裡有一幅「烤肉串」的畫像石。一人在火爐旁,一手持肉串在火爐上翻烤,一手持物在扇風起火。畫像石很清楚,一塊塊的肉中間還有空隙,和現在的烤肉串一模一樣。可見,古人吃烤肉也不一定如我們想像的,是大塊大塊地去烤。其實古人也知道先切成小塊,再烤之,這研究起來非常有趣。

徐州漢畫像石雕刻渾身有力、畫風質樸簡潔,具有很高的藝術欣賞價值。雕刻技法有陰線刻、淺浮雕兩種:線刻細膩真切,有陰柔之麗;浮雕渾雄蒼健,有陽剛之美。陰柔陽剛,體現了中國傳統美的基本要素。

#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