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來往於國際,常覺得台灣自棄於文化、社會、歷史、戰略之有利地位,就像打麻將拿到一手好牌,卻胡亂打一通,結果全盤皆輸。其中最不智的是去中國化,中國的世界地位已無話可說,去中國化就是去世界化。

台灣就是與國際連接才取得今天的地位。40年前台灣沒有任何天然資源,每一滴油都是進口而來。打起經濟戰來,有如獨臂戰士,但全國滿懷旺盛的生命力和進取心,快速攀登從無到有、從貧困到豐足的階梯,成為世界平均國民所得第33名。

台灣在經濟上的發展,引起國際對曾經風雨飄搖的這個國家的興趣。以前歐美人不是不知道台灣,就是以為是泰國。現在除非是文盲才會不知道台灣。台灣民主化後,公民社會蓬勃發展,更被譽為華人民主實驗室。來台灣採訪的大陸媒體《新周刊》定位台灣為「最美的風景是人」,傳頌大陸於一時。

除了公民社會外,因為開發時間早,台灣還有很多值得大陸及國際參考之處,就以中美貿易戰來說,美國早在30餘年前就與台灣打過貿易戰,當時美國指控台灣操縱匯率、仿冒、不尊重智慧財產權等,與美國今天指控中國大陸如出一徹,但是台灣挺過了,大陸沒有挺不住的理由。

1980年代中,美國頻頻給台灣壓力,當時台灣仿冒品盛行,隨著政府制定政策,嚴格執行,台灣企業也有向上的意志及做法,雖然有幾年的適應期,台灣也就挺過了。當時台灣匯率是40比1,在美國的壓力下驟然升值到25比1,等於出口商成本一下漲了30%,但是台灣開始自由化、國際化、制度化,降低進口成本,政府尊重市場機能,不做不必要的干預,因此也減低企業行政成本。政府更主動獎勵促進新產業發展,如電腦及半導體產業,台灣才有1980年代末期和1990年代的榮景。這段經濟蛻變過程的冷暖,真是只有台灣專家學者及業者可知,台灣當時對抗貿易戰的經驗足可給大陸很多參考,可惜今天兩岸大門深鎖。

再說,台灣的寶藏──故宮,新上任的院長陳其南第一天就說要把故宮「台灣化」,實在令人哀嘆。故宮夠資格到任何國際組織去申請人類精神文化遺產及物質文化遺產,明明是中華民族、中華民國,甚至是人類的資產,卻硬要把它地方化、省化、區域化。巴黎羅浮宮是世界的,法國政府只有驕傲於它的納百川、通四海,絕不會讓它地方化。台灣化後,將來去故宮的訪客是否只有台灣人和原住民?台灣觀光已經夠窘迫了,陳其南就是為了滿足深綠的要求,要與謀求觀光生計的人為敵嗎?

其次,民進黨政府若敞開心胸,對世界的貢獻將大有可為。例如我訪問過巴西的漢學家,他就表示希望到台灣來研究中國史及國共內戰,因為台灣史料的豐富及學術水準較高;研究二次世界大戰史的學者一定要來台灣;甚至研究新興民主對經濟發展正反面的學者也要來研究台灣。今天民進黨政府要把任何關於中國的過去甩開,在全球化大浪潮下獨尊台學、台史,豈不敝帚自珍?台灣肯定更加邊緣化了。

#貿易戰 #故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