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掀起的貿易大戰,不分敵我,橫掃整個世界。很多人都在想,川普之亂什麼時候可以結束,也希望這一切只是暫時的現象。但現在愈來愈多人發現,就算川普之後沒有連任,新的總統上台,也無法輕易反轉川普對國際秩序所造成的顛覆。換句話說,川普造成的衝擊將會是長期的,不是暫時現象。所以我們也得為「後貿易戰時代」(是不是後川普時代目前誰也不敢講)可能出現的新秩序預作綢繆。

81歲的哈佛大學教授奈伊(Joseph Nye)去年說,川普看似暴衝的行為都只是他慣用的談判戰術而已,不必太過緊張。但今年川普一趟歐洲行以及發起了炮火四射的貿易戰之後,奈伊改變了看法,表示應認真思考川普是不是真想摧毀自由國際秩序的整個體制。

美國大企業過去對川普的批評尚屬溫和,因為川普的減稅以及減少政府干預的政策是他們所歡迎的,所以他們認為當前的貿易戰只是一場冰雹,靜靜等它過去就好了。但是他們現在也開始擔心,冰雹所帶來的傷害可能難以修復。

第一個傷害是國際對美國的信任。一場貿易戰打下來,人們發現美國原來是不可信任的夥伴。這個信任很難重建。歐盟官員現在努力做的是把川普和美國加以區隔,表示不喜歡川普,但是強調美國還是盟友,因為他們不想給人一種歐洲和中國聯手對抗美國的印象。可是一般老百姓未必這樣想。蓋勒普一項最新的世界民調顯示,支持美國是世界領袖的,從2016年的48%下滑到2017年的30%,也就是說很多人並沒有把川普和美國加以區隔,因為川普是美國人選出來的,代表的就是美國。這種信任的流失,對後貿易戰時代美國的領導地位傷害很大。

第二個是民族主義。川普高舉民族主義,戰火一點,各國若紛紛祭起民族主義想抗,大家只會漸行漸遠。而民族主義的情緒易放難收,一旦形成民族主義的民粹,各國的領導人都將很難駕馭這股情緒。這是值得憂心的。

那貿易戰之後可能出現哪些變與不變的新秩序呢?

第一是供應鏈的重組。貿易大戰橫掃各國,被掃到的國家加緊抱團合作,所以供應鏈勢必會重組。這包括資金流動的方向、生產地點的轉移,都必須預作綢繆,及早卡位。

第二是新的貿易集團出現。7月17日歐盟和日本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就是一個例子。這個史上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占全球經濟產出的30%,覆蓋人口超過6億。這個協定重寫了世界經濟地圖,也是我們布局全球時必須面對的新現象。

第三是WTO的規則會強化。貿易大戰凸顯了世貿組織的功能不彰,尤其在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上灰色地帶太多,這也是川普掀起貿易戰的原因之一。所以各國也會努力補破網,重修WTO的規範。

第四是美元的強勢。貿易戰帶來的不確定性,讓許多資金進到美元避險,新興市場貨幣崩跌,連帶影響許多國家的政治。這個骨牌效應值得關注。

可是中國所帶來的威脅卻是持續的。很多國家或美國政治人物反對的是川普遏制中國的做法,但是不反對他的目標。所以將來的領導人還是會想辦法平衡或遏制中國的影響力,只是改用體制內的做法而已。這也是我們必須注意的發展。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川普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