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在7月13日公開撰文,以《當前形勢下財政政策大有可為》為題,從各角度直指財政部擴大財政支出政策不積極、減稅降費效果存疑等,質疑財政政策甚至是緊縮的。徐忠甚至大喊:「沒有赤字增加的積極財政政策就是耍流氓。」

大陸財政部面對徐忠具名的攻擊,在三天之後以匿名發文逐條反擊,認為地方債務危機屬於「中國國情和政治現實」,不是地方政府有意賴賬;隨著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制訂者同樣面臨重大挑戰,主要是「如何從小國趕超視角,轉向大國主動視角」看待問題。財政部的回應文章建議,財政和央行應各司其職,「自己不亂作為,也不要求對方亂作為」。

徐忠與財政部的筆戰,引爆前所未見的「央媽、財爸吵架事件」,在美國川普打著貿易戰旗號,兵臨城下的壓力下,爆發央行與財政部的筆戰,顯示大陸在重大財經政策上,正在進行一場世紀大辯論,或許我們可以預期新一波的變革,即將出現。

配合大陸總體經濟轉型、調結構的政策需求,人民銀行與財政部採取嚴厲的貨幣與財政改革政策,要解決金融資源錯配、泡沫水分多、非銀行體系借用金融創新名義違法吸金、地方債務持續增長、企業債務倍增、以及政府與民間體系債務佔比GDP暴漲等現象。

然而,經濟結構的調整必然經歷痛苦的轉型期,在總體經濟方面,大陸剛剛公布的第二季GDP雖然還維持6.7%的增速,但是代表外需的出口增長從17.6%降至12.3%,投資增長從7.6%降至5.2%,攸關內需的消費增速則從9.8%降至9.0%,無論投資或是消費的增長,都是多年以來的新低。

另外,為了打擊違法吸金的金融犯罪行為,人民銀行嚴控資金流向,即使調降存款準備率,釋放人民幣7千億元資金,都堅持採用定向降準,確保資金流入實體經濟與中小微型企業。央行嚴控資金,讓大陸今年P2P吸金平台連環爆發倒閉風潮,根據《中新網》報導,今年6月至7月中的50天內,已經有163家P2P網貸平台出現提現困難、老闆跑路等倒閉現象,2018年至今累計「爆雷」的民間借貸平台超過236家。

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光是7月18日當天,北京、上海、廣州就有銀豆網、聚財貓、金銀貓、利民網、愛投資與投之家6家網貸平台爆雷,粗略計算,這6家平台加起來累計金額突破人民幣1,000億元,影響層面之廣可想而知。

不只民間借貸引爆連鎖倒閉潮,中大型企業的債務違約也出現警訊,同樣在7月18日,大陸出現史上最大宗的企業違約案,主業經營煤炭的永泰能源,在過去5年內債務增漲了4倍,在連續兩年發行人民幣100億元的巨額債券之後,今年只籌到36億元,7月5日,永泰能源發生15億元人民幣的債券違約,觸發其他13支債券交叉違約,永泰能源債務總額高達人民幣722億元。

就在上周日,大陸IT零售通路巨頭三胞集團,傳出陷入人民幣5,580萬元(約新台幣2.6億元)的回購價款兌付危機,三胞資本額人民幣20億元,過去幾年卻耗資300億元在全球進行收購,令人疑惑的是,三胞甫於6月25日在南京與工商銀行南京分行、中國銀行江蘇分行等簽訂全面戰略合作協議,取得人民幣160億元的授信承諾,竟然就發生債券違約,這讓已經非常緊張的債券市場帶來新的緊縮壓力。

地方政府與國營企業面臨資金緊縮的壓力,自然期望中央銀行能夠放鬆銀根,因此,最近關於央行將推出「新一輪的中國版QE」傳言甚囂塵上,但是央行一方面必須貫徹黨中央「去槓桿、調結構」的堅持,另一方面又面臨人民幣快速貶值的壓力,放鬆銀根可能讓習近平上任以來堅持的去槓桿政策前功盡棄,更可能造成失控性的匯率貶值。

這也正是人民銀行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辯論文章的言外之意,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已經用到極限,必須靠財政政策來通力合作,過去幾年企業部門舉債爆增,但是政府稅收仍然高速成長,特別是中央政府還有舉債空間,不論是舉債或是降稅,都能夠以更為積極的財政擴張政策,為緊縮的借貸市場提供潤滑,為不斷下沉的經濟成長帶來新的動能。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接受本報系《旺報》的採訪表示,7月下旬將要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是一個重要的觀察點,人民銀行政策盡出,但是銀行有錢但仍不願意放款給小微企業,如果財政部能夠減稅來實質減輕小微企業負擔,或減少居民稅收來刺激消費等,一連串擴大內需、或是協助小微企業的財政政策,應該有利於下半年的經濟增長。

大陸正面臨轉型過程的陣痛期,央行與財政部都承受了難以想像的壓力,雙方爆發前所未見的筆戰,也透露大陸正在進行重大的政策辯論,可以預見將會有新一波的貨幣與財政政策方向,其中的轉折必然對台灣經濟與金融帶來深刻的衝擊。

#財政部 #財政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