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鐵反迫遷聯盟居民與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及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等團體25日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抗議,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中)被優勢警力架離。(劉宗龍攝)
屏鐵反迫遷聯盟居民與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及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等團體25日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抗議,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中)被優勢警力架離。(劉宗龍攝)
台南鐵路地下化大事紀
台南鐵路地下化大事紀

「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2013年苗栗大埔案發生時,這句喧騰一時的口號儼然是居住正義的代名詞,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更曾親赴張藥房老闆張森文靈前上香說「這個悲劇,政府要負最大責任」。大埔案殷鑑不遠,台南驚傳婦人疑因憂心南鐵地下化工程危及住家而自殺,台南市政府急於切割死者非用地徵收戶,批判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不道德」,力道之強與姿態之高,完全缺少同理心。

儘管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具有縫合城市的功能,但6年來抗爭不斷其來有自,行政院長賴清德在擔任台南市長時,雖親自走訪住戶溝通,仍無法化解部分徵收區住戶的反對意志,畢竟,住了多年的舊房子即便不夠美輪美奐,卻承載了住戶的生活軌跡與生命紋理。

自救會成員始終被市府視為「一小撮人」,以南市府登記有案的鐵路照顧住宅換算,符合鐵路地下化專案登記照顧住宅的拆遷戶共285戶,扣除30戶無購買意願,已有215戶登記完成選位,約占符合申購資格戶中84%,以此類推,抗議者確實是少數。

換言之,在市府的思維裡,取得多數人最大福祉為優先考量前提下,少數人的聲音,確實沒有那麼「被重視」,更動輒被貼上刁民標籤,拆遷戶尚且如此,何況是不屬於拆遷範疇的心聲,曾婦的心聲,想來不知從何說起,即使說了,也恐因非拆遷戶,被歸類為無足輕重的一分子。

曾姓婦人自殺消息傳開後,市府第一時間不是謙卑訴情、委婉釋疑,而是強調該民眾不在台南鐵路地下化徵收範圍之內,也不是台南鐵路地下化反對者,並鏗鏘有力抨擊特定人士扭曲事實,凸顯人命價值,在網友口中台南這個「神的國度」裡,不及南鐵地下化工程重要。

南鐵案與苗栗大埔案,甚至台灣各地的迫遷案,都透露了一個事實,「反迫遷」對政客而言形同廣告詞,但人命無價,不該是被秤斤論兩計算的政治話術。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台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