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才因花蓮縣長傅崐萁宣布不參選桃園市長鬆了一口氣,但林為洲聲稱要脫黨參選新竹縣長讓國民黨再添苦惱,黨主席吳敦義聽聞林為洲要自行參選還特別說:「拜託,絕對不要這樣子。」林為洲若脫黨參選,國民黨新竹縣長選情勢必面臨衝擊。

在林為洲之前,嘉義市議長蕭淑麗亦以初選不公平為由,宣布退出國民黨自行參選市長,讓原本極有機會藍天再現的嘉義市,蒙上一片烏雲。

無論是林為洲或蕭淑麗,都認為國民黨未順其心意,故而決定走自己的路,然而,與黨分道揚鑣後,此去是坦途康莊抑或遍地荊棘?林為洲或蕭淑麗似乎並不在意。

其實,不少國民黨員都與蕭淑麗或林為洲相似,亦即以個人為中心,一己的利益大於黨的利益,即使國民黨如今已淪為在野黨,並且遭受執政黨無所不用其極的追殺,他們依然不願相忍為黨,這是國民黨的最大困局。

如果國民黨員不能以大局為重,這樣的黨員對於黨的發展當然是害大於利,國民黨除了壯士斷腕已無其他選擇。以林為洲而言,他宣示決心參選新竹縣長的理由有二,其一是黨「制度破壞」毫無悔意,其二是新竹林氏宗親熱情相挺,特別是前縣長林光華的支持,加深他參選的決定。

林為洲所謂的「破壞制度」,指的是國民黨的縣長初選未以民調決定提名人選,但國民黨在新竹縣自始至終都沒決定以民調為提名縣長的依據,既未決定提名方式,何來「破壞制度」之說?

事實上,民調看似公平,卻潛藏可能被對方陣營操弄、灌票的不公平問題,2016年爭取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洪秀柱,在初選民調通過「防磚條款」,黨內即普遍質疑是綠營介入的結果,故而民調特別是全民調,顯非政黨提名最佳人選的最佳方式。何況,無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民調都非是唯一的提名方式,協調、徵召也都是兩大黨提名公職人員的可行方式。

其次,林為洲早於1998年時即在時任新竹縣長林光華的引薦下加入民進黨。其後,兩次擔任陳水扁競選總統的新竹競選總部執行總幹事;也擔任林光華競選新竹縣長競選總部執行長。從這些經歷看,林為洲與民進黨似乎關係更加緊密,既是如此,林光華支持林為洲會否是司馬昭之心?而林為洲的參選又會否只是意在分裂國民黨的票源?

照說,民進黨執政不力,年金改革、轉型正義都搞得民怨四起,國民黨應該有很大的勝算空間,但是國民黨六都參選人除了新北侯友宜民調還占上風,其他各縣市的候選人態勢不佳,都在坐等黨部動員,佛系戰術當道,加上像林為洲、蕭淑麗的出走,國民黨似乎又要看著大好江山拱手流失。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