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梅伊幾經折衝提出脫歐白皮書,好不容易獲得國會通過,結果脫歐大臣戴維斯和外相強森都嫌這方案脫得太軟而請辭。自家鬧分裂也就罷了,歐盟還打了回票,搞得梅伊焦頭爛額。英國脫歐方案在軟硬之間拉扯不定,結果有可能來個硬著陸。

航空業者都知道,嚴重的硬著陸對飛機是很傷的,無論最後脫歐方案有多軟或多硬,或甚至來不及完成方案而瞬間斷開,英國都面對著一個裂痕處處的未來。

梅伊的脫歐藍圖,貨物和農業方面接受歐盟規範,以利相關貿易維持暢通,服務業則自行訂定規範,並允許歐盟公民免簽進入英國短期旅遊及工作。北愛與愛爾蘭的邊界問題,英國將以與歐盟設立自由貿易區的方式來解決,以免設立關卡。

但這些安排在硬脫歐派看來,實在軟趴到不行,藕斷絲連牽絲牽太多。歐盟則是討厭英國挑精揀瘦的高姿態,只挑好康的卻不願承擔共同責任,如此還會破壞單一市場的整體性。梅伊秋季還會提詳細方案,而且自己來擔當談判大責,但在黨內軟硬派對立、保守黨只在國會擁有脆弱多數、工黨又虎視眈眈的狀態下,脫歐方案要順利通過並取得歐盟同意,顯然有相當的難度。

離明年3月29日的脫歐日只剩8個月了,梅伊如果來不及搞定,又爭取不到歐盟延長磋商期,英國將在無協議的狀態下脫離歐盟,只能和其他國家一樣以世貿組織的規範和歐盟互動。即使英國和歐盟達成了新協議,待遇可能和加拿大也差不多,反而還失去了對歐盟的決策參與權。

在公投決定脫歐下,軟脫歐派希望盡量挽回脫離的程度,硬脫歐派則堅持一脫到底。雖然現在傳出再次公投之呼聲,但就民主程序而言,再次公投是欠缺正當性的,英國必須繼續往前走。從脫歐公投通過開始,英國就走上了一條歷史的轉折路,這條路愈走,撕裂就愈嚴重。

最明顯的撕裂當然是與歐盟,英國要分手,歐盟存了一肚子氣,在談判時便也毫不客氣。不只在經貿關稅,歐盟與英國的心理距離也拉遠了,這種割斷堪比當年亨利八世以新教為國教而脫離羅馬教廷。從古到今,歷史一再驗證,英國心中就是和歐洲隔了一層。

另一個撕裂,則是在北愛。原本在歐盟自由往來的架構下,北愛爾蘭可以和南邊的祖國愛爾蘭來去無礙,大大安撫了愛爾蘭裔族群的不滿。但英國脫歐就必須和歐盟國愛爾蘭撕開距離,於是再度刺痛了北愛的歷史傷痕。2016的脫歐公投其實就清楚呈現了英國的南北撕裂,蘇格蘭和北愛多數反對脫歐,英格蘭則多數支持脫歐,現在這樣的分裂益發鮮明。

在保守黨內部,軟脫歐派和硬脫歐派同樣嚴重分裂,政壇大咖強森請辭及硬脫歐派施壓,加上上次大選失利,梅伊必須依靠北愛統派維持國會多數,使得梅伊在軟硬之間進退失據,看方向,英國要軟脫歐卻是愈來愈難了。

曾經是日不落國的英國認為自己的世界很大,和歐陸那些國家不一樣,何況還有個世界超強的兄弟國美國。但事實上,英美之間的「特殊關係」是不對等的,而且川普心中無盟友,訪英前還坦言美國不必和英國簽自貿協定,和歐盟簽就好了。英國和美國不見得近,離歐盟卻遠了,社會內部嚴重撕裂,新的未來不知在哪裡,這場公投像一把刀,切割出一道道的裂痕。

#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