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下年度增加年度國防預算183億元,增幅高達5.6%,成為各方矚目焦點。誠然軍事預算長久以來編列不足,影響國防施政是眾所皆知,但本次國防預算突然增多,啟動源頭並非國防主政機構依據國防施政實際需求而編列,而是政府高層國安團隊下達指導,一方面是因應大陸對台軍事動作頻頻,二方面也是回應美方對我政治喊話,心甘情願成為美國手中的「台灣牌」。

美國涉台相關官員與學者近年不斷指責我國防預算編列不足,影響對美軍事採購,是「自我防衛」決心的淡化,將對美國協防台灣造成不利影響。如今在川普政府與北京對抗氛圍升高之際,國會又推出多項友我法案,綠營高層國安團隊見獵心喜,特別要求增高國防預算,希冀透過加強對美軍事採購,期能與美國政策呼應唱和,其實並不令人意外。

首先必須提醒,預算只是構想,決算才見真章,更要指出對美軍購並非準備好預算就能水到渠成。政府目前思維係受到當年美國曾經主動釋出軍備項目時,我方曾以未編列預算暫予回拒,引起美方主政官員極度不快,聲稱爾後若不先編列預算,將不再認真考慮我提出的軍購需求所致。

但是,對美軍事採購並非如此單純,美國對外軍品銷售係為維護與鞏固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為主旨,而並非滿足求售國軍事需求。因此所有軍售都是美國國家安全政策下之產物,絕對不能從單純商品交易的經濟供需上來看待問題。

政府國安團隊千萬不要認為將預算編列充足,就必然可以達成軍購,滿足需求。假若認真追溯我對美軍購歷史,就會發現當年為了向美求售戰機換裝,以及籌獲潛艦作業,確實曾經編列過鉅額預算,等待美國點頭出售先進戰機,或是釋出技術支援我自行研製。

但由於當年美國遲未定案,致使國防部必須每年辦理預算保留,同時亦因此預算,造成對其他建軍預算需求產生排擠效應,嚴重影響我國防建軍作業。此等情勢最後迫使我方更弦易轍,自行發展IDF戰機,並因IDF能夠順利完成研發,最後導致美國對我出售F-16戰機,但過程蹉跎多年,代價確實極高。

同樣若是回顧當年小布希總統在南海撞機案後,曾經高調開出對我同意出售軍品清單,但事後亦有諸如潛艦等項目落空無法成案。若是對照美國以總統地位對我做出承諾都會有可能落空,此時政府國安團隊因為若干美國友我主管官員提出要求,就忙不迭配合增編預算,其實更須審慎思考,千萬不要過度樂觀,認為後續作業自然就可水到渠成。

國防建軍有其理則與步調,千萬不可作為配合對美外交,製造政治煙火效應,否則就是低估美國對外軍售過程之嚴謹性質與政策意涵。美國對外軍品銷售作業係透過跨部會協調達成,任何環節若是處理不當,都會讓整個軍購案胎死腹中。所以政府不可因為配合特定美國部會,開罪另外的政府部會,最後成為美國政府內部派系角力的祭品。

政府應尊重國防主政機關建軍作業的專業判斷,千萬不要因為考量維護對美特定官員的關係,要求國軍籌購特定軍事系統或裝備,造成國防預算投資浪費。因此由國安團隊下達政策指導,突然提升國防預算數額,顯現出有違專業常理之政治算計,不得不讓國人對此憂心。

面對當前戰略環境,加強投資國防是最為無奈的政策選項。有效戰略嚇阻不僅是要增加武備、精實訓練,更要思考如何能穩定處理互動關係,消弭敵意。兩岸關係確實是當前所需面對最嚴重的挑戰,原本可在「兩岸一家親」前提下,穩定往來並避免陷入軍備競賽困局,但因政府團隊執意對抗,以致不得不加強軍備投資,期能因應原先應可避免的不幸衝突。

對美軍購完全操之在人,妥善處理兩岸關係卻操之在我。誠如蔡英文總統所說,防衛台灣是我們自己的責任,與其乞靈於透過添加銀兩對外軍購來壯膽,為何不能回頭求諸於主動回應「兩岸一家親」,徹底正本清源地解決雙方歧見,運用智慧,根本消弭敵意?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