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選舉雖為地方選舉,但隨著「東奧台灣正名」公投的推動,「統獨」提前在總統大選前登場。但選民清楚「台獨」無法具體落實,因美中的「一中原則」難以撼動,綠營難以跨越兩岸關係中的紅線。

台獨支持者認為,美國總統川普改變國際政治的空氣,「一個中國」非牢不可破,台灣可藉美中的經貿及安全利益矛盾,因勢利導,在「美日同盟」的力挺下,實現「獨立」的夙願。殊不知獨派對台獨的樂觀使台灣淪為美中博弈下的棋子,可能在美中貿易談判峰迴路轉時遭棄,亦或是美中對立升高後,成為代罪羔羊。

兩岸關係為台灣的困局癥結。惟獨派始終相信可繞道國際,鬆動兩岸關係中的「一中原則」。在「公投入聯」不得其門而入後,藉日本舉辦2020年奧運的機會,推動「東奧台灣正名」公投,做為「台獨」的敲門磚。

兩岸分治的「一個中國」之爭從50年代起,即從聯合國延燒到國際奧會,「東奧台灣正名」亦非體育而為政治,為「台獨」的政治表態。回顧歷史,1950年以來,我方從未以台灣名義出賽,在60年代之羅馬奧運及墨西哥奧運奪牌的楊傳廣及紀政當時揹的是中華民國國旗,制服上的隊徽依稀可見「China」字樣,因當年在聯合國代表中國的即中華民國,更無蔣總統支持以「台灣」名義參賽之根據。

歷史錯置不僅是紀政,賴清德院長亦如是。賴院長將當前中華民國的外交困境歸咎於蔣介石以「漢賊不兩立」為由退出聯合國,他或許不知1971年10月26日美、日等22國提案,將剝奪中華民國的聯合國席次列為《聯合國憲章》第18條所謂之「重要問題」,以55票對59票遭否決後,「阿爾巴尼亞提案」將通過,中華民國無奈在該案表決前主動宣布退出聯合國。

在外交上,日本因恪守「聯合國中心主義」,聯合國決議亦成為後來日本承認北京為代表中國之唯一合法政府的重要因素之一,並制約其與台北方面發展任何形式的官方關係。

因此,賴清德院長將「東奧台灣正名」寄希望於日本民間的支持恐落空。日本在外交上將不會撼動聯合國對中國代表權的決議,而在台灣主權歸屬上,日本至今仍持「無權置喙」的態度。東奧正名公投無助於台灣外交困境的突破,徒損台灣運動員的國際參賽權。(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

#台灣 #東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