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飛機起降時間恐引起他國反制。圖為桃園機場紅眼班機。(本報系資料照片)
調整飛機起降時間恐引起他國反制。圖為桃園機場紅眼班機。(本報系資料照片)

針對大陸發函要求44家外籍航空於7月25日最後期限,不得將台灣改列為「國家」,必須冠名為「中國台灣」,交通部正研擬以不許停空橋、調整時間帶等做法懲罰反制。旅遊業者6日罵翻,說包括殘障上下飛機、機場現有設施都無法支持這項做法,若他國對我採取相同反制,我方損失更大,此事除了喊「爽」,實有百害而無一利。交通部長吳宏謀6日傍晚改口,否認會祭出相關措施。

台北市林姓業者表示,世界上講求的是旅遊便捷,觀光無障礙;若禁止外籍航空使用空橋,改成接駁車,對外藉人士、身心障礙者、老弱婦孺都是身心摧殘。他表示,如果不能使用空橋,必需用接駁車,但台灣的接駁車比不上大陸二、三線城市。以大陸機場為例,接駁車都是超大型、有空調的低底盤公車,台灣有能力面對40幾個外籍航空公司班機,做好接駁的服務嗎?如果空橋捨棄不用,三期航站大廈也可以不用蓋了。

另外,現行的機場結構如何從各候機室再走到一樓,另外設候車室,讓旅客排隊上車?這麼容易可以調整嗎?現行的空橋末端唯一的樓梯僅供地勤人員上下使用,可能要另外分別在桃園一、二號航站大廈興建轉運候機室?

勿自毀觀光大國形象

他認為,航空、觀光不應泛政治化,應該以百姓的福祉、權益優先考慮,勿以懲罰旅客為目的,自毀觀光大國的形象。難道「回到第三世界國家是蔡政府的願景嗎?」

「這種小動作看起來就像小孩子耍脾氣,對方航空公司也會跟該國反映對付你,從此以後台灣出國也會都沒有空橋,豈不是欲哭無淚?」台灣觀光發展協會祕書長田一修說,沒辦法對付大陸只好對付別國?這剛好讓大陸得到最好的外交利益。從此台灣變成一個是非不分的麻煩製造者。

政府應在專業下功夫

中華優質旅遊發展協會理事長李奇嶽表示,交通部長對交通是「大外行」,一講話就讓人看破手腳。如此做法對台灣一點好處也沒有,對外籍航空來說,台灣是很小的市場,萬一外籍航空放棄台灣市場,我們受傷更大。「不要只會搞意識型態,拚民生和經濟才是要務。」

另一位旅遊業者直言,「人家來,你不給空橋,以後我們去,人家也不給空橋,整到誰?飛機嗎?機師、空服員嗎?機場的工作人員?或是客人?」他呼籲政府應在專業上多下工夫,老是用政治思考專業會被唾棄。

#航空 #外籍 #觀光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