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研議反制將台灣冠名添加「中國」的外籍航空公司,手段包括不許停靠空橋、調整時間帶等。有業者指出,空橋費用只占營運的極小部分,航空公司幾不在意,但若政府製造的不便越來越多,甚至不惜動到時間帶,等於是逼外籍業者離開台灣市場。

不願具名的外籍航空業者表示,航空業最大的開銷是燃油,機場費用相較之下只是「小咖」,但隨著不便之處越來越多,恐動搖業者的信心,最後乾脆退出這塊市場。若不讓飛機靠空橋,大不了讓飛機停在外機坪,但桃園機場沒有這麼多機坪和接駁車,到時候造成機場效率低落,甚至出現沒有人靠空橋、大家通通跑去外機坪的景象,只是自鬧笑話。

該業者也說,美國總統川普一天到晚跟人槓上,並提出抵制,「但他們是美國啊!台灣要拿什麼跟人較量?」

另有航空界高層指出,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規範,航空公司與各國政府談好的時間帶不可隨意調動,原使用者有優先權承接,台灣若打破規則,恐在國際種下惡名,甚至引起他國報復,若長榮、華航以後到國外也只能停在外機坪,受影響的仍是台灣旅客。

開南空運管理系副教授盧衍良認為,台灣四面環海,航空運輸幾乎是對外的主要客運管道,航空政策應以務實角度著手,權衡利弊得失後,確保可以獲得顯著較多實質效益。

盧衍良說,國際機場的機坪空橋等設施容量會直接與時間帶有關,若集中在遠端機坪停靠而避用空橋,在旅客服務品質上勢必有所影響,且地面設施使用的調度上恐也不易操作,是否恰當仍待評估。

#航空 #外籍 #台灣 #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