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一夕成為網紅只需15秒,不僅創作門檻降低、造星只在瞬間,而且即時獲得迴響共鳴,是否社會集體的道德觀、個人的自覺自律,也隨之益發地輕、薄、短、小?

抖音搭上「短、快、即時」 的訊息流社群傳播趨勢,再加上直播、網紅經濟的推波助瀾,抖音網紅有如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若「抖音是21世紀的鴉片」所言不虛,「中國的傻子,一半在抖音,一半在快手」則呈現出,一個世紀末的網路荒原,充斥著一群罔顧道德、藐視法律,「娛樂至死」、集體沉淪的傻子。

民意似流水。網路流量亦復如此。外在的「高點擊量」、「高按讚量」、「高關注度」,拉不高自尊自重、悅己悅人的內心刻度;陷溺於虛榮、追逐名利的數字遊戲,既是以有涯隨無涯,亦是飲鴆止渴,終將淪於「到處都是水,卻沒有一滴可以喝」。

網路是面哈哈鏡,也是照妖鏡,一朝可把人、將名利無限地放大,也可一夕把網紅打回原形、得不償失。面對抖音引發的從眾、極端激化等網路集體行為,心病仍需心藥醫,唯有網友體認到,自重而後人重之,懂得先自娛、才能娛人,才不至於加入「傻子」網紅的行列,旅鼠投崖般、一味盲從「娛樂至死」。

面對抖音與網紅的諸多亂象,仍需結合道德、法律兩者雙管齊下。一方面在網路社會中,倡導社會集體行為規範、道德監督,協助網友內化為個人的自覺自律;另一方面,法律始終為外在社會兼具權威、效能的控制手段。

#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