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年底中期選舉的到來,如何防止外國勢力利用社群媒體干涉選舉成為焦點。日前,臉書決定刪除32個可疑帳號,這顯示共和民主兩黨試圖在國家安全議題上找到共識。決定這個鐘擺方向的不是俄羅斯對美國輿論操控成功帶來的震撼而已,更是川普聲望回升的效益。

社群媒體的興起與美國自身傳播業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的商業蓬勃發展息息相關,傳播規範法是將網路平台免責於內容之外,把誹謗刑責與內容創造者聯繫起來。這樣一來,美國網路媒體不但成為美國民主制度的宣傳者,也是自由市場的鼓吹者。俄羅斯歷次選舉都要受到這些網路平台傳播出來的影片的攻擊,美國非政府組織在俄羅斯的策動要遠遠超過俄羅斯反制的經濟能力,更遑論美國軍援車臣戰爭給俄羅斯所造成的傷害。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則是一個轉折點,俄羅斯可以利用美國的社群媒體和新聞從業者,在美國傳播非主流意見,這以今日俄羅斯電視台(RT)在YouTube直播為代表。美國國會對此則控訴為分裂美國社會並且製造對立仇恨的伎倆。過往美蘇之間的資訊戰在一次世界大戰和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都曾進入相互輿論攻擊的一個高峰期。然而,往往最有傷殺性的輿論都是建立在真實事件和自身發展陷入瓶頸的基礎上。

為什麼現在美國在普丁執政的俄羅斯所策反的效果不如俄羅斯反制效果?美國單邊主義不就是自認為贏了冷戰的產物嗎?輿論的競爭主要還是從人民對於執政者的實際感受出發,普丁時代和蘇後葉爾欽時代的整體安全狀態和社會氣氛不可同日而語。蘇後的俄羅斯承擔一切蘇聯解體後的責任,基輔當局就比較難感受到這樣的衝擊,以為靠俄羅斯天然氣過境以及維持黑海艦隊的租約就可以牽制莫斯科。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之後,烏克蘭對美國的地緣價值就剩下砲灰角色,美俄歐角力則破壞該國領土的完整。

「通俄門」是民主黨牽制川普的一招棋,但是反被川普用來作為整頓情治單位的理由。選前到選後,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權力可以同時擺弄希拉蕊的「通郵門」和川普的「通俄門」,權力過大造成美國選舉陷入空前的決裂,而俄羅斯成為最好的輿論箭靶。俄羅斯已經從經濟制裁當中邁向經濟成長,中俄與各自地緣關係的經濟整合將作為穩定地緣政治的基礎。那麼,美國國會只有走向握手言和一途,第一步就是規範臉書。與此同時,谷歌和推特也都在規範的對象當中。美國國會先從要求社群媒體自行過濾用戶為主;其次,聯邦調查局的監控是否要全面進入社群網路,川普需要時間先整頓情治單位對總統的忠誠度。

川普上任之後,試圖整合國防部、國土安全部、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為一個整體的作戰團隊,透過美墨邊牆來強化國家保衛隊,並藉此提高國防預算來促進兩黨在國會中對國家安全方向的合作契機。因此,俄羅斯干涉只是美國進行改革的外部理由,因為美國一直都在做操控國外選舉的事情,臉書首先要為自己商業成功而承擔國家安全責任。儘管美俄雙邊貿易量本來就不多,但俄羅斯仍需要與美國緩和關係,以時間換取發展空間。而美國現在自保的行為也是自身結構調整的轉折點。

(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川普 #臉書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