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企業社會責任(ESG)的概念漸成顯學,近年國內外企業競相投入社會公益活動,藉以提升企業形象與創造社會價值。然而,企業在社會公益的投入成效,通常仰賴媒體曝光、志工人數或募款金額等投入或產出指標來衡量效益,公益活動的利害關係人所受的效益仍難量化,也無法估算整體創造的社會價值。

近年來,「公益投資社會報酬」(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備受關注,SROI透過財務量化指標,呈現社會報酬率,可有效釐清企業在社會面專案的非財務績效,可用以進行決策與未來規畫,其評估結果被視為可有效將企業營運對經濟、環境與社會層面所造成的外部衝擊「貨幣化」的基礎、並能進一步發掘企業創造「真實價值」(True Value)的有效分析工具。

有鑑於此,KPMG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股)公司日前舉辦「衡量效益、開創價值—從公益投資社會報酬(SROI)到企業真實價值(True Value)」研討會,深入解析SROI工具運用,並邀集友達光電、台達電子、莎美娜實業、中華航空、宏碁等在推動企業社會責任方面領先的標竿企業,分享各自執行專案的動機、評估結果及對於商業意涵的洞察。

企業關注財報獲利仍不夠

外部化成本也須考量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股)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正忠表示,以往企業「營收扣掉支出,就是獲利」,只要掌握風險,並做好風險管理與財務規畫,就已經足夠。但現在企業必須關注許多過去被「外部化」的成本,以及對社會與環境所造成的衝擊(Impact),以往皆未曾在財務報表裡面顯現,例如因應氣候變遷,新加坡及歐洲與中國等地區即將開始收「碳稅」,這些都是企業過去未計算的成本,「從今而後都要注意」。

此外,投資人也越來越重視所投資的企業,是否具備社會責任,因此許多投資公司開始揭露不會參與投資的標的。黃正忠舉例,某個重要投資機構日前就宣布,不會投資台灣某家在通路賣菸的企業,顯見投資人不只看重企業的商業價值,也重視企業的社會價值。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股)公司協理施昂廷表示,KPMG自2014年開始倡議,而後首度導入企業SROI與True Value評估模型,是國內首先引進並完成企業SROI及True Value分析計算的專業單位。

其中SROI被視為一種方法學,從「點」面向切入,協助企業精進公益投資專案的管理,以掌握專案價值達到預期目標。近年許多企業開始導入整合性報告(IR),當中有一項是「社會資本」,此時SROI將延伸至「線」進行衡量,強調「人」的價值,並讓外部成本內部化。

SROI:衡量企業

創造Impact的有效工具

施昂廷說,多年來,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股)公司協助國內企業將SROI導入公益專案,從最早的欣興電子SROI公益超商,近期更協助某半導體業者,評估偏鄉地區學校照明燈具更換的公益專案成效。另外,某家IC設計業的客戶,則從環境議題切入,與其他業者合作生產「空氣盒子」,放置pm2.5濃度高的地區,呈現當地空氣狀況,並與環保署、宗教團體合作,推廣宮廟「減香」活動,有助減少空氣污染。

施昂廷表示,這凸顯SROI的價值,讓企業不只是做公益投入,而是進一步擴及到社會層「面」,擴大至經濟、環境、社會面的整體真實價值(True Value),藉以釐清企業的「真實盈餘」。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股)公司經理狄佳瑩則以環境議題為例,強調半導體業應著重在自身製程,特別是水資源的管理;而航空業則應關注於噪音及溫室氣體管理;電信服務業則可發揮服務業串流上下游的影響力,帶動價值鏈的環境作為。她也強調,當核心策略與SROI連結越緊密,即可制定明確公益主軸,最終可納入True Value計算,對利害關係人的Impact將更為顯著。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