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7月快要到來,一般談起紙紮人,不少人總有些許忌諱,但紙紮和紙雕的傳統技藝,卻在文學裡一代代傳承下去。少兒文學作者鄭若珣便以剪紙藝術為題,串起了一家三代的故事,獲得今年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

鄭若珣表示,「過往的文化裡有很多值得我們去守護的東西,無論是人對人的情感、表現情感的方式,都能透過傳統文化去感受跟養成,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寫給青少年和兒童閱讀的題材。」

小說《剪紙少女翩翩》描述女主角翩翩從小在經營紙藝店的屏東外婆家成長。翩翩的外婆不只作剪紙藝術,也作紙紮,鄉里間的婚喪喜慶都能看到外婆的作品,在耳濡目染之下,翩翩也學得一手好剪紙。然而翩翩的母親不喜歡她跟「紙紮人」玩扮家家酒,決定帶翩翩離開屏東,到台北生活。

鄭若珣表示,「翩翩」源自《聊齋》中的故事,「翩翩是一位會『剪樹葉』的仙姑,她剪出來的東西就會活過來,變成士兵和侍衛,幫助善人打敗惡人。我挪用這個角色,同樣讓主角透過剪紙藝術去幫助別人,也療癒了自己。」

在翩翩與外婆以剪紙技藝相連的情感中,也有鄭若珣自己的故事。她曾以〈再見玉波師〉獲2013年時報文學獎書簡組,寫的是她的祖父、屏東「林邊詩人」鄭玉波。

鄭玉波是日本殖民到戰後時期的詩人,曾創辦屏東詩社「蕉香吟社」,更在1959年以「高雄市八景」之一的超峰寺創作古典詩〈超峰晚鐘〉。鄭若珣表示,「我有記憶的時候,祖父已經失智了,我只知道他曾經是很有名的詩人,當過老師,教人漢文。」

就像翩翩承襲了外婆的剪紙手藝一樣,鄭若珣表示,在祖父之後,他們家人中,也剛好只有孫子這一輩的後代在寫作,「我對他留下來的東西很好奇, 卻因為時間差,沒辦法瞭解他的精神世界。這個故事裡也包含著我對於祖父母的記憶的遺憾。」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