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在《歷史變體》展上觀賞。(取自TKG+官方臉書)
民眾在《歷史變體》展上觀賞。(取自TKG+官方臉書)

作為90後出生,被戲稱為「教改白老鼠」的一代,策展人馮馨與同輩人經常被視為「沒有歷史感的一代」,而她以所策展的《歷史變體》來回應這樣的觀感。她指出,唯有意識到歷史書寫當下都是由具主觀意識的主筆者所為,認知到歷史是如何「生產」的,這一代人才更有能動性地去重構自己的史觀。

坦言90年代人自國小變為接受「一綱多本」又是「九年一貫」課程的先鋒,同輩人在求學過程中,同一事件卻會因學習的不同階段而有不同的解讀,馮馨指出自己與同輩人一直在面臨「時代共感」的課題,《歷史變體》透過台灣藝術家鄧兆旻、饒加恩、劉致宏及長駐台灣的外國藝術家區秀詒、澎葉生的作品,希望開啟對歷史書寫、自身定位的討論空間。

如鄧兆旻的《一個紀念碑,紀念釐清的(不)可能性》,拆解已故導演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把45個分鏡拆解開,馮馨表示:「這讓觀眾可以照著電影走,也可以跳著看,是否仍陷入主角不得不殺人的電影預設。」從新聞事件發展成電影,再成為鄧兆旻的紀念碑裝置,馮馨指出,看似給了歷史事件總結與定位,但展場刻意設計成紀念碑開箱未定位的狀態,強化歷史在主觀書寫下看似有了定位,但其實仍未定去留。

馮馨引英國作家歐威爾於《1984》中所提:「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說明,在當代若能意識到歷史結構性的問題,才有機會重新書寫並建構認同。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