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跨世紀的2000年為時間點,來看「基本工資」這個議題,像是一齣莫名的「重拍」劇。

跨世紀以來,歷經了三次黨輪替,5任勞委會主委、5任勞動部長,在基本工資議題上,像是一部永遠得重拍、重拍的舊片,總是吵吵鬧鬧拉開序幕、罵聲中落幕。

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扁政府的首任勞委會主委是陳菊,她任內,基本工資因「考慮當前國內經濟困境、企經營面臨困難的局面」,審議委員會不開、薪資不調,被勞團罵到爆!

繼任主委的是李應元,一直忍著不開會、不調漲的態度到2007年,也就再次政黨輪替前,將累積10年的物價指數7.5%為基準,將基本工資漲足。隨後他就辭職不幹了,這讓資方用台語怒罵是「欺騙社會耶政府」,然而,勞方可也沒怎麼挺李應元,因為他辭職是為了選舉。

接替李應元擔任主委的盧天麟,是啥也來不及做,就再次政黨輪替,也從扁政府變為是馬政府。

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馬政府的首任勞委會主委是王如玄,那一年,因為「大環境不好,」王如玄要勞工們「共體時艱」,也就是不調漲,勞方當然是怒譙了一番。

接著2010年、2011年、2013年基本工資都有調升,但是,2013那年,又因為整個大環境不佳,時任行政院長陳冲親自召開記者會宣布基本工資採取「時薪先漲、月薪緩漲」的措施,王如玄哽咽辭官,然而,勞團不買帳,資方覺得莫名奇妙。

接任的潘世偉,也是馬政府任內首任勞動部長,這位最為主張基本工資應該持續、穩定調升的部長,還沒來得及漲一次基本工資,就因為「7天3次夜入女祕書的家」的「祕書事件」而請辭下台。

然而,也就在部長出缺中,新任命的部長陳雄文還沒上任的空窗期,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因允諾勞團,勞動部就決定緊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引發資方代表大為反彈,決定集體退席。

資方大反彈,是因為當初政院定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累計達到3%才會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的條件,那條件是江宜樺自己定的遊戲規則,公文也是他自己批的,資方代表還有「1020057526」的文號。

所以,「平息資方怒火」成了陳雄文上任後的第一要務,經過親訪工商團體溝通、兩度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後,時薪、月薪雙漲,月薪首度破2萬元。這結果,勞方怨調漲的金額換算下來,「1天買不起1個便當。」但是,資方可是苦著臉說是「含淚接受」呢。

所以,為了讓勞資雙方能有所依據,陳雄文任內基本工資小組會議中,達成「基本工資」是否調升的演算公式,結果,有了公式後是:各項數據都沒有好消息,基本工資也就沒得漲了。勞方又怒了。

緊接著2016年,政黨第三次輪替,小英政府元年,首任勞動部長是郭芳煜。郭芳煜上任後最重要的工作任務是落實全面「周休二日」。

結果,為了「7天國定假日」該不該刪?惹怒工商團體發動「全面終止勞資協商」,結果,首當其衝的就是當年度要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

雖然,最終在政府分化、工商團體內訌中基本工資時薪、月薪雙漲,但是,郭芳煜卻因為「周休二日」變「一例一休」的紛紛擾擾中「被」卸職下台,換由總統表姐林美珠上台。

表姐部長在完成基本工資22K後不久,因為健康因素變為單純的表姐,不再是部長,第三位部長稱「小菊媽(陳菊)」的許銘春...,嗯想當年陳菊擔任勞委會主委時,基本工資可是「凍」著呢...。

#資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