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上台後,為鞏固其台獨立場,大動作透過12年國教施行教改,第一階段先是在去年調降高中國文的古文課量,緊接在後的第二階段,則是將重點放在社會課綱,當中最引發爭議的部分,除了包含將中國史放在東亞史脈絡,台灣史課量也即將增加,為了實踐去中國化的終極目的,當教育改革再度因此走進意識形態之爭,深受其害的、被綁架的依舊是廣大莘莘學子。

教育本身就是立場的表達,當教育現場與教科書走向一綱多本的趨勢時,代表孩子能透過多元學習,接觸到不同的價值與知識,而施行教改的目的之一,也是希望意識型態能夠鬆綁,教育不再成為政治惡鬥的場域。

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政府為穩固與經營其政治市場,透過教育的力量,極力加大、加深並鞏固其台獨立場,從去年夏秋之際,在兩岸社會引發關注的「文白之爭」,到此時的國高中歷史課綱,政府及教育部對於處理文史課綱爭議,似乎早有定論,大方向即為增加台灣主體性。

面對教改,當政府的眼光只放在政治操作與計算,以及鞏固台獨立場的同時,相信不可能沒有相關學者專家不明白,中國、台灣、東亞的歷史脈絡,都是大議題,最忌諱把特定的意識形態灌輸其中,並偏好某種說法或論述,只會撕裂族群、傷害社會。

為了確保教育意識形態有利於自己,民進黨政府對於學術及教育現場的干涉,無所不用其極,如今為了實現其台獨意志,甚至有意在12年國教推動中,追求去中國化,阻斷學子接觸中國史地的機會,已扭曲教育本質。

#教育 #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