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的「同慶之旅」,是8月12日到20日前往巴拉圭和貝里斯二個友邦進行訪問,但此行去程的「過境美國」,則是先到洛杉磯。

由於啟程之前,美國參眾兩院剛剛通過《台灣旅行法》,也因此蔡英文此行美國是否會被給予禮遇,見面的美國政要層級是否會有提升,以及在華府的白宮、國務院及國會會否有特別的發言來表達對蔡的過境的重視,均是媒體企圖要捕捉的風向,當然也是兩岸必然要關注的焦點。

未受層級提高禮遇

若是評估台灣歷任總統在過境美國時所受到禮遇來說,蔡英文本次洛杉磯的停留,的確較前是有所突破,值得一提有二點特色:一是她此次在洛杉磯的全程,均可自由向媒體發表談話;另一則則是在13日上午前往雷根圖書館參觀時,她在該館發表了公開談話,而且內容也極具有政治性,包括從《台灣關係法》到「雷根對台的六項保証」,透露出台美關係在近期內的發展,已經進展穩定及穩固的狀況。

但若是基於《台灣旅行法》通過之後的情況來比較,那麼蔡英文這次過境美國,並未受到美方特別層級提高的禮遇:譬如說,過境地點未被安排在紐約或華府;前往接機的人員也未見到有高層的白宮或國務院官員出現;又譬如說,2016年5月16日,美國國會曾通過「共同決議案」,不分黨派的支持台灣,並且把「六項保證」首度寫成書面。但是儘管在這次有幾名參眾議員能與蔡英文見面或電話表達支持,但人數上畢竟屬於極少數,而且也不像本來所了解可能會有多位兩院的議員,來推動讓蔡英文今後可造訪國會的決議案。

基本上,我們可發現蔡英文還是企圖在過境美國時,還是要表達一份「台灣主體」的立場。像在12日出席洛杉磯僑界晚宴時,她曾表示台灣在地緣政治的角力中,一直扮演區域穩定的力量,而且堅持「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結果到了第二天去參觀雷根圖書館時,她又再表示「自由民主」是台灣非常重要的價值,她並引用雷根曾說過「任何事情都可以談的,除了我們的自由跟我們的未來是不可以被妥協的」這句話,就是希望引用「民主自由」的價值,來激發美籍台人,或美國民眾能來支持台灣。因為蔡英文非常清楚,這比用其他用詞,來襯托出台灣目前被中國大陸「壓迫」的狀況,可能更受到同情的效果。

可能觸及北京底線

同時間,美國似乎也在配合蔡英文的「唱作」戲碼,當13日她離開洛杉磯之時,川普在當天也簽署了「2019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白宮並發布總統聲明指出,表明總統才是三軍統帥和美國外交事務上的唯一代表,對法案內部分內容有所關切,列舉的條文包括與台灣相關的第1257條,即強化台灣軍力戰備,以及第1258條,則為關於台灣的「國會意見」,共列舉7項:其中一項就表明《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是為美台關係的基石。

這項宣布,當讓台北覺得雀躍,但更會讓北京感到這可能已觸及到它能容忍的底線。所以在這裡還是需要再強調的是:就川普的思考來說,他就是為「美國國家利益」來服務。當拉攏中國大陸可以助益川普所謂的「美國國家利益」時,台灣對特川普而言:是籌碼效益用盡,甚至都可捨棄。兩岸若因而可能再起衝突,「值不值得」就需再三衡量。

(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川普 #美國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