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蔡英文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高涌誠、張武修,對台大校長遴選案經過半年多調查,提出了5點糾正。台大部分,高涌誠點名台大此次辦理校長遴選有重大瑕疵:在有管中閔簽名的被推薦文件上,「專兼任」一欄為空白,台大人事室身為遴委會幕僚角色,對管兼職顯然「知情卻沒有充分揭露」,人事室主任黃韻如還以單提供管中閔資料「對管不公平」為由不提供。

張武修直言,「如果當初充分揭露,今天就不會鬧出這麼多事。」高涌誠認為,管中閔未自我揭露,台大校方也未調查揭露,才造成一連串的風波。

高、張兩位監委的「糾正」案,很明顯地是雞蛋裡挑骨頭,只拿放大鏡檢視管中閔「簽名的文件」,而不管其他的校長候選人。如果台大人事室主任認為:所有的候選人對「專兼職」一欄都可填可不填,這是出自她當時基於行政裁量權所作的判斷,並非獨厚於管中閔。

至於管中閔是否違法兼職,高涌誠表示,以客觀事實而言,台灣大於2017年4月28日去函台大擬提名管中閔為獨立董事,並在5月17日經時任校長楊泮池核准兼任,沒有違法疑慮;不過管在台大函復,同意他兼任獨董、審計及薪酬委員會委員之前,就先以委員身分出席台灣大審計委員會和薪酬委員會,屬違法兼職。

這個案件很清楚地顯示:台大專任教師中請到營利事業兼職,大多是「先斬後奏」,這是行政作業的常態,也不是獨厚管中閔。綠營如果認為這樣的行政作業不妥,當然可以糾正。但是要這樣作,依照「法律不究既往」的原則,也得修改下一屆的校長遴選辦法。不能因為台大校長當選人是管中閔,就以「事後諸葛亮」的方式對付他。

針對校長遴選,高涌誠指台大不能以校園自治為由迴避責任,既然台大校長遴選有重大瑕疵,他個人認為「應該重啟遴選程序」。這兩位綠營監委說是要「糾正教育部」,他們的結論卻和綠營的訴求一致,根本就是要為教育部解套!媒體再問:監察院現在糾正教育部和台大,管中閔是否也有責任?高涌誠強調,管教授不是兼行政職教授,所以沒有《公務員服務法》的問題,「若有責任是台大教評會的事,不是我們的事」。

教育部和台大有過錯,管中閔遭殃!這是什麼道理?難怪這樣的「糾正案」提出之後,不僅台大不服氣,管中閔也只能引孟子的話:「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為了「拔管」,憲法中的五權,已經動用了四權。面對這樣濫權的政府,除了訴諸個人的「修養」,還有什麼其他辦法?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主任)

#教育部 #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