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廣場上的舞蹈》的「紅衛兵團長」尹女士。(取自騰訊網)
紀錄片《廣場上的舞蹈》的「紅衛兵團長」尹女士。(取自騰訊網)
3000位大媽著統一服裝齊聚濟南奧體中心廣場大跳廣場舞。(中新社資料照片)
3000位大媽著統一服裝齊聚濟南奧體中心廣場大跳廣場舞。(中新社資料照片)

由於噪音、搶地盤等負面新聞頻傳,使得席捲大陸的廣場舞形象不佳。這種年輕人看來低俗,大爺大媽們卻痴迷的舞蹈,究竟魅力何在?大陸一名導演決定透過鏡頭找答案,發現廣場舞其實是一種交流,交流著他們對文革的青春記憶。

紀錄片導演康世偉也曾覺得廣場舞很荒誕,直到一位老師告訴他,當年在文革時期跳「忠字舞」的那批人,就是現在跳廣場舞的這批人。於是他開始對這個主題感興趣了,在四川一個小縣城找了個廣場做調查,並拍了中國第一部以廣場舞為題材的紀錄片《廣場上的舞蹈》。

中國老人偉大發明

廣場舞近來飽受批判,為了搶占籃球場,大爺大媽和少年們爭到頭破血流;在俄羅斯跳廣場舞,被《華爾街日報》點名批評。也有人認為廣場舞是垃圾文化,老人仗著年歲毀了陸人的形象。

陸媒報導,康世偉沒想過為大爺大媽們正名,也沒想到自己拍著拍著就流了淚。他花了2年時間,從上千人中篩選出十幾個人採訪拍攝,最終呈現了3位老人與廣場舞的故事。這些看上去蠻不講理的「老小孩兒」,都有著自己對親情、愛情、夢想的渴望和追求。

廣場是具有政治概念的符號,民眾在廣場上集會,大爺大媽卻在廣場上跳舞,等於把政治空間轉化成了娛樂空間,一定程度上還消解了廣場的政治性。他認為,或許廣場舞也可以算是中國人的偉大發明。

集體主義意識的遺留

跳舞在哪都可以跳,為什麼一定要跳廣場舞。實際上這是集體意識的遺留。他們在文革時期曾揮著紅綢巾或語錄本大跳「忠字舞」,表達對領袖人物的忠誠和熱愛,表現出明顯和強烈的集體主義意識。

如今,大爺大媽們跳起廣場舞,一方面鍛煉身體,另一方面熱鬧熱鬧,也回味文革時的青春記憶。這其中,又有些宿命感,大爺大媽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夢想裡,沒有跳出來,那些意識形態在他們的生命裡留下了很深刻的烙印。

康世偉拍紀錄片,關注的是對人潛意識思想的探索。他舉例,最後沒有在成片裡面的一位法院副院長,當年是中印自衛反擊戰中的戰士,背了炸藥包去炸坦克,13個人最後只剩4個人。這位副院長說,「來跳廣場舞,是為了證明我還活著。」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