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輪替」的名詞,對我們在桃園,大溪的太武新村來說,直比蔣公逝世時,來得令人震撼!對於村子裡的伯伯、奶奶、媽媽們來說,簡直比天塌下來還要嚴重!

台灣從李登輝,一邊一國、毀教育、鎖經濟,逼得台商像是做小偷,見不得人似的往大陸跑,從藍到綠,從成衣到石化,從小籠包到腳踏車,從婚紗到電子……哪一個不跑? 哪一個不到大陸落地投資?兩岸條例?小心共產黨!就算戴上紅帽子也管得住嗎?李登輝十二年的用心,毀盡台灣過去四十年,以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社會繼承傳遞者自居,所有的師道、倫理和社會上賴以互信的責任!

不入流手法貽笑國際

陳水扁充滿希望上台,不擇手段玩弄一台他所不懂得的國家機器!在私心、慾望、自卑、驕傲的矛盾交集中,貪汙收場。

馬英九自以為典型國民黨,卻把國民黨批發賤賣,軍人、榮民、教師、警察、公務人員,再沒有任何一任總統可以如此讓「國家的公務人員」賤落到如此地步的總統了!

這二十六年直到眼前,中華民國政府施政,任何一項政策動輒得咎,經濟窘困,毫無對策!

陳水扁時代對抗中共,至少還懂得狐假虎威,趁勢造時,到馬英九的大陸政策,一廂情願地好到:沉緬自慰!

這些後遺症在張志軍來訪時,你可以清楚看見:政府部門各自為政,沒有統合協調、互相支援的團隊概念。

危機處理?更是捉襟見肘,荒腔走板,四件逐步升高的事件處理在媒體催情下,因為都沒做即時處置,而演變成敗筆收場。

第一個諾富特踹門事件,只要稍微用腦筋想想就知道,張志軍抵達,休息時間會有多久?

占用旅館的七人,鎖住門可以不出來嗎?踹門、破門,凶對的鏡頭,一再透過媒體就發酵了!

黑色島國用鐵鍊綑綁阻路,明明妨害交通很好依法處罰,卻留下陣陣尖叫鏡頭!

彰化天后宮,民進黨縣議員之子,人群中點燃強力沖天炮,已經是公共危險現行犯,在民眾追打中一個流血鏡頭,又說成「警察打人」,事實呢?說謊、栽贓、汙蔑,這樣一個年輕人學盡所有政治上的下流手段,想走的是成名捷徑!

有處理嗎?陸委會?主辦方?會、還是不會處理?任由媒體輿論自由發揮?

西子灣看夕陽茶敘的浪漫安排,在兩袋白漆中收場,取消後面所有行程,打道回府。

四件突發的不處理新聞壓過張志軍與朱立倫、陳菊、胡志強的會面,兩岸官員六十年後在台灣的初次見面,還包括民進黨伸出的橄欖枝,都……模糊了!

遺憾的問題可以不用再談!

為什麼?我們處處自詡比大陸進步的文明,可以任由這批年輕人,以巧取、避責,遊走法律邊緣的方式蹧蹋?民進黨口口聲聲的「獨立建國」是建立這種不入流、貽笑國際的國家?

選後集體焦慮症候群

為什麼不能展現一些有實力、智慧、充滿自信、不畏強權壓力的志氣?卻要用這種手段?還有中研院的人說:對方不懂為客之道。這種主客不分的島國言論!

張志軍來台,在兩岸關係上算是一個里程碑,意味著我們終究願意觸碰面對面、正式的問題了!

往後五年?十年?二十年?誰也說不準!科技、經濟、國際關係壓縮著未來發展變化的空間,文化是底蘊,文明展現在進退之間的分寸拿捏,請年輕朋友們收拾起不成熟的悲情,用實力、智慧展現希望和未來!因為我們這一代,做的,夠了;看的,也夠了!

號稱亞洲第一個所謂「民主政治、和平選舉」的模範國家,是如何在最短時間內弄得四分五裂!

台灣最驚天動地的大事?是二○○○年的選舉結果:代表民進黨的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第一次終結國民黨在台灣五十年的統治。

「政黨輪替」的名詞,對我們在桃園,大溪的太武新村來說,直比蔣公逝世時,來得令人震撼!對於村子裡的伯伯、奶奶、媽媽們來說,簡直比天塌下來還要嚴重!

當時的我在做什麼呢?

第一個最耽憂,需要安撫的是我的母親,自從當村長的父親過世後,母親因為在學校教書,又是訓導主任,也是村子裡的意見領袖,我拍著胸脯向母親保證:「當年,一九五○年底,妳是如何歷經千辛萬苦,帶我從大陸逃離,來到台灣的?」

「媽媽!放心!如果民進黨執政,真的發生什麼事情!只要有一個人能夠逃離台灣!做兒子的我,也一定會帶著你逃走離開這裡的!」

接著,村子裡的媽媽們一個接著一個來到家裡,問我:「老大!民進黨執政了怎麼辦?」

我分別,一一為她們解說:「這就是民主政治,因為國民黨做不好,李登輝黑金、私心,分裂國民黨,讓民進黨有機可趁,選民用投票的方式,改變執政!」

「這是正常的,多幾次輪替,上軌道後就沒有問題了!」

當時我處理的是選後集體焦慮症候群。

一九九○年,當時黨外要求國民黨全面退出軍隊時期,我敢說,做的最徹底的是「國家安全局」,我被通知到負責黨務組織的辦公室,把我在國民黨內所有的檔案面交歸還我,包括入黨時所撰寫的自傳。

自那以後,其實我們真的和國民黨,完完全全沒了關係,但是沒人相信,還好的是也不太有人會問!

我要說的是上一次變天的選舉,對於這個社會很簡單地把我們歸類在「深藍」,我是很不以為然的!想想:蔣經國從嚴家淦手中接下總統大位時,是如何從經濟著手,厚植民生,以十大建設為國家培育人才。以政商分離篩清,廉明吏皪,才掙得「亞洲四小龍」的領導地位!?

那時候,多麼惡劣的國際處境!

我們全國一致,上下同心,有目標,有希望,社會上充滿努力,愛拚就會贏的正面能量!

那個年代,我們活在志氣之中,以後呢?

以後?從李登輝接掌國民黨以後,就完全地變質了。(待續)

#國民黨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