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為一個橫跨歐亞,占據地理優勢的國家。國內生產毛額為世界第17大經濟體,經濟實力更是不容小覷。然而,為什麼在2018年間,土耳其貨幣卻突然崩盤?只是局勢所致,抑或是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早已伏下埋筆?

在土耳其現任總統艾爾多安的領導之下,2008年金融危機後,政府長年實施低利率政策以吸引外資進入,發展國內建設。近十年來的GDP平均成長率高達5%,在2018年第二季的成長率更是高達7.22%,甚至高於中國的6.7%。其強勢的經濟成長實力有目共睹,可是背後卻有更多的危機蓄勢待發。

土耳其政府長期以低成本吸引外資,以及追求短期政府投資的政策之下,尤其是長年都維持經常帳赤字,導致外債高疊,2017年的外債占GDP比重達到約54%。然而,預估在2018年底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重為274.59%,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3.03個月。相對於如此龐大的外債比重,土國的外匯存底則是顯得難以負荷。

長期的經常帳赤字讓投資者漸漸失去信心,加上國內外政治的不穩定,導致金融市場的浮動,吸引外資撤出,成為推動里拉貶值的一大動力。在貨幣貶值的局勢之下,外債的負擔又更加擴大,形成持續不斷的惡性循環。在貨幣不斷貶值,經濟狀況持續低迷的局勢之下,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並非遵循各國專家及國際組織的建議,提高利率或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求助。取而代之的是譴責各國的打壓,向人民及企業喊話不要拋售里拉,稱「維護國家穩定也是企業家的責任」。

在2018年3月國際評信機構穆迪更是將土耳其的長期外幣評等從Baa3大幅調降為Ba2。Ba級債務標準為「有投機成分,信用風險較高」。

在國際評等中,土耳其與巴西同為Ba2,甚至低於摩洛哥的Ba1等級。在穆迪的報告中指出,土耳其的央行獨立性令人擔憂,而政府的宣言缺乏清楚且可信的計畫以正視最近的金融問題。外部持續高升的金融危機,更是導致了緊縮的金融條件及疲弱的貨幣匯率。

除此之外,土耳其近年親俄的舉動,如向俄羅斯購買飛彈等行為,更是引發同為北約盟國的各國不滿,其中會員國的德國更是其最大的外資投入國之一。而美國的牧師居留囚禁問題,更是讓美國祭出鋼鐵與鋁的關稅懲處。雖然鐵鋁並非土耳其的主要貿易產業,但在土國脆弱的經濟架構之下,其產生的附帶效果已遠超於其懲處所帶來的直接經濟影響,成為推動里拉大幅崩跌的一大原因。

若土耳其不願正視本身經濟發展下產生的後遺症,如外債過多而外匯不足以抵禦經濟波動等結構問題,持續採取固執己見的政策、獨裁干涉央行的應對以及毫無建設性的精神喊話,終將導致國內外投資者失去對土國政府的信任與信心,增強外資的出走,而貨幣市場中的里拉將大量供過於求,乃至幣值一洩千里,直至土耳其財政無可挽回的餘地。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