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法》修正後大幅降低提案及成案門檻,潘朵拉盒子打開後,衍生公投之亂,不僅提案量大增,代表挺同及反同5項公投也同時達到2階連署門檻,若5案都過,勢必產生立法及行政部門決策矛盾、治絲益棼。

公投案大增,不僅選務困難,多數公投提案即便過關,也無法改變客觀事實。像逐年降低火力發電廠發電量的「反空汙」公投就算過關,但再生能源無法有效取代核電,減少火電,台灣缺電危機還是無解。

公投亂源起於《公投法》修惡,一味降低被批評的「鳥籠公投」門檻,立院國、民兩黨難辭其咎,國民黨棄守《公投法》,在民進黨絕對多數主導下通過大幅降低門檻,才產生如今弊端。

在提案及成案門檻不高下,如今「挺同」及「反同」5案都達2階連署門檻,眼看年底大對決,若2項公投都過,新版《公投法》卻未明定如何處置,究竟以得票數高為主,還是再投一次?當初草率修法,成了放寬門檻後的大漏洞。而公投案過關後,不管是同婚修《民法》還是專法,要不要在國民教育中落實同志教育,行政及立法部門都得配合辦理,結果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甚至勞動大法官釋憲。

理論上看,正反兩方公投主題對打,存在至少5種可能。如果各投各的,只要能投出約500萬票,2案都會成立,也就是行政、立法部門陷兩難;但若正反兩方都反動員,即領取對方公投票,並投不同意票,則一方不同意票數高於對方同意票者,可造成對方公投案不成立,另外則是雙方實力懸殊,1勝1負,這兩種情況行政立法部門只要依通過的公投案行事即可。

第4、5種可能性,則是500萬票門檻太高,正反兩方都沒通過,或反動員結果,導致雙方不同意票都高於同意票,雙方公投案都沒過,對行政及立法部門而言,公投沒過雖然沒有拘束力,但釋憲要求的修法難題仍未解。

公投之亂起於意氣修法,結果讓少數綁架多數,公投「投爽的」,最後動輒上億的經費還是全民埋單。

#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