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股市從來沒有一檔股票像國巨一樣,獲利驚人卻引發這麼多爭議!甚至出現業績持續暴衝時,法人卻選擇認賠出場的詭異狀況。嚴肅來看,在國巨股價暴漲暴跌的過程中,公司派透過正式、非正式管道釋放出的訊息,是否有刻意誤導市場判斷,從而導致投資者損失?值得大家好好來探討。

近期坊間出現「被動難民」一詞,實際上,第一批被動難民是先前做空國巨慘遭軋空的「放空者們」,甚至傳言這也是大慶證券爆發財務危機的原因之一。回顧國巨自2月中旬312元波段低檔起漲,在股東會前已衝破千元大關,股價飆漲的同時也引來不信邪的空頭;但一直到6月5日股東會,外界才首度完整聽到公司派對基本面的說法,等大家驚覺被動元件這波景氣是玩真的,空頭早已損失慘重。

之後國巨持續高歌猛進,7月3日衝上歷史天價1,310元,整套劇本至此堪稱完美。但7月10日傳出「前妻」鉅額釋股1.2萬張、套現近120億之後,劇情從此走調!隔天,國巨跳空大跌摜破千元大關,17日更一度失守900元關卡,逼得公司派迅速祭出庫藏股護盤,但依然止不住跌勢;8月8日董事長陳泰銘在法說會上加碼放送利多,不過股價一直到13日跌至587元低點才縮腳反彈,換算高低點間短線跌幅高達55%,包括融資戶、丙種金主都傳出斷頭災情,成為新一波的被動難民。

客觀來說,在股價大漲數倍飆破千元大關後,大股東想獲利了結套現無可厚非,但檢視這段時間的相關訊息,難脫刻意誤導市場之嫌,作法頗具爭議性。首先是「前妻門」事件,合理來說,如果在公司1天賺逾1億、誇口產品缺貨到2020年都無解時,老闆卻急著倒貨1萬多張,當然會引發市場高度質疑;不過,如果是「前妻」、尤其是「沒有投資背景,也不會看哪裡是高點」的前妻所為,似乎就沒那麼嚴重了。

不過,這樣的說法還是讓法人心生警戒,因為這筆交易是中國信託商銀受託保管的「元件投資控股有限專戶」所賣出,原本持有8.37%股權、共29,360張,依公司對外表示「陳泰銘與前妻財務各自獨立」的說法,等同還有1.7萬多張隨時可能賣出!另外,法人私下也認為,前妻控有一家上市公司高達8.37%的股權,確實是相當少見的情況。

有趣的是,國巨的董事除了陳泰銘外,主要是「旭昌興企業」的法人代表,旭昌興是資本額只有1.01億的小公司,持有國巨僅4,019張,營業項目是電子零組件的製造、批發零售。而根據國巨的年報,旭泰新控有旭昌興99%股份,而前妻李慧真則持有旭泰新99%股權…。

另一個爭議點是庫藏股,先不說國巨在900元高價祭出庫藏股,引發「宏達電第二」的批評,光這個公告本身就有蓄意誤導之嫌。公告宣稱,公司將動用最多255億,在632.8~1616.8元區間買回4,500張庫藏股;要知道,即便4,500張都買在最高價,總金額也不過72.76億,何來255億元?公司雖然事後解釋是依主管機關的公式計算,得出買進區間及總金額,但明顯是想藉此塑造公司斥重金強力護盤的印象。

果不其然,某財經媒體隔日頭版頭標題就是「國巨護盤砸255億」。不過法人、大戶可不會上這個當,當日股價短暫開高後隨即殺低,終場再跌44元以860元做收,只苦了早盤在950元高檔誤信利多搶進的散戶。

實際上,專業媒體當日還犯了一個更大錯誤,即指稱國巨總經理張綺雯6月斥資12.75億加碼自家股票1175張,顯示對營運樂觀云云。客觀來說,若此訊息為真,絕對是比實施庫藏股更重磅的利多,股價理應跳空漲停,可惜這是天大的烏龍,因為這是執行員工認股權,且認購價格僅約58元。年報顯示,國巨在96、103年發行了第三、第四次員工認股權憑證,各發行10萬、4萬張,原始認股價格只有10.25元、17.7元,認股存續時間都長達10年。

儘管102年起國巨陸續執行了4次現金減資,認股價格也因此調整到40~60元之間,但相比市價的價差仍極為驚人。實際上,從96年至今,國巨已執行的員工認股數量高達6萬2千餘張,也因此,國巨股價飆漲,包括陳泰銘在內的「員工們」才是最大受益者,且因為成本只有近期市價的5%~10%,幾乎是隨便賣都暴賺,也成為潛在最大賣壓之一。

總結來說,國巨的高獲利應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至於股價,我的看法是國巨仍有機會再次挑戰高價,不過心動不一定要行動,除非你自信藝高膽大,否則面對這樣處處機關算盡的企業,還是看戲就好。行走股海到底要選公司還是選老闆?國巨無疑是絕佳的探討案例。

#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