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美貿易戰端擴大,2000億美元商品遭課關稅箭在弦上,人行若是祭出人民幣貶值反制,勢必挑起競貶效應,亞幣都難逃此戰局。

儘管美國也不是省油的燈,人民幣貶恐陷入「貿易操縱國」指控,讓人民幣就算要打貨幣戰,也綁手綁腳。但也要小心競貶效應失控,引爆新興市場金融風暴。

就第一波課徵關稅,人民幣引領亞幣打貨幣戰來看,大陸確實把貶值當作反制手段之一。問題來了,貶值真的能抵銷衝擊嗎?最簡單的說法,今天川普關稅加個25%,人民幣不顧一切後果,是可以貶個25%,但如果川普猛到加徵關稅200%,能貶200%嗎?

「貶值救經濟」的論調,其實,現任副閣揆施俊吉也曾說過,他說新台幣對美元只要從30元降至32元,就能使台灣出口品價格全面下降7%,效果等於與世界各國簽署FTA,這話嚇傻產官學各界。

因為事實狀況是,關稅與貨幣升貶是完全不同檔次的事。施俊吉講的話如果能通,大陸也不用擔心了,貶值火力全開,統統解決,更打臉全球各國經年累月談判FTA的作法,豈不都是白忙一通,因為「貶值就夠了」!

更何況,匯率是雙面刃,人民幣貶值雖能提高出口競爭力,但別忘記許多原物料從國外進口,勢必加重成本負擔,絕非貶1%換1%,更別提助長進口物價漲勢的後遺症,更重要的是也會加重企業美元債務壓力。

就算賭一口氣,這些都別管了,說什麼都要跟老美幹到底,也別忘了美國還有個半年公布一次的「匯率報告」,只要看不順眼、讓他覺得吃虧的競爭對手,就讓你列名,於是排山倒海的制裁行動等著「伺候」你。

對大陸來說,2000億美元商品課稅之恨,貶值是反制選項之一,但不可能玉石俱焚,因為匯率牽動的範圍太廣了,只是如今已到「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地步,面對前有追兵、後有埋伏,人民幣走勢也進退維谷。

但更痛苦的恐怕是,看著兩頭大象打架,可能被拖下水的鄰近國家。因為當人民幣領銜重貶時,不可能不跟,如果沒有控制好,引發資本外逃,那場景猶如前後院同時失火,會否擦槍走火釀成金融風暴,誰也沒把握。

#大陸 #人民幣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