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把自己當「東廠」打人,扯了一堆要操作選舉,抹黑打擊民進黨頭號競選敵手侯友宜的言論,引發國內難得見的巨大政治風浪之後,他三兩句話辭職走人。從民進黨政府一些犯言犯過的官員,辭職下台後又被另外起用的往例,我們懷疑,張天欽這個屬於民進黨一級戰將的紅人,很可能又會轉到其他機關再戰。

如果只有張天欽這一個人,促轉會裡附和張天欽的研究員再多,都不可怕。我們最怕的是,民進黨政府派在各部會的政務官員裡頭,有幾十個,或者上百個,幾乎都是和張天欽一樣的人。他們有個共同的政治DNA,就是打擊政敵不擇手段。在他們眼中,法律、政府機關都是他們整肅政敵的工具。

大家不覺得嗎?張天欽和被用來「拔管」的教育部長吳茂昆很像,像到不分青紅皂白的程度。這兩人唯一的差別,只在於吳茂昆替民進黨拔了一個台大校長而已,對國家社會的危害有限。

張天欽則不同。他在促轉會內部會議上,和一些促轉會研究員講的話,不僅顛覆了民主的價值,而且還給我們社會帶來難以平撫的不安。因為張天欽的那番話,把民進黨政府所謂的轉型正義,詮釋得相當透徹。就是要無所不用其極地羅織罪名,報復所有任何可能接觸、參與偵辦、審判民進黨人認為不公義案件的公務員。

轉型正義的核心目的不在製造新的仇恨、不在整肅迫害任何人,而是要撫平過往受到不公平對待者的傷痛,給社會舖造永續的和平與交融。但是,很可悲的,民進黨只是假藉轉型正義的名號,行整肅異己之實,製造新仇恨、新受害人,給我們國家社會帶來新的不安與危機。

試想,如果促轉會引喻失義地拿以色列對付納粹那套,用自己定義的所謂正義,來對付國內廣大接觸過民進黨同路人案件的公務員、警察、調查局調查員、檢察官、法官,我們社會還有安寧的一天?還有什麼正義嗎?

就拿張天欽極力要打擊的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來說。侯友宜因為聲勢看漲,一路領先民進黨回鍋參選的大老蘇貞昌,早就成了民進黨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來自民進黨各方面的種種抹黑、汙衊打侯幹法,已經不是新聞。張天欽只是提了個更毒、更不合法的手段而已。

但民進黨人應該要知道,不論侯友宜過去辦了什麼案子,逮捕過什麼黑名單人士,他都是奉上級長官命令,依照法律執行公務。無論是依據《公務員服務法》或《刑事訴訟法》,上級長官交代的任務,侯友宜都是盡他的本分。而且侯友宜參與偵辦過的案件,那些被告都歷經法院偵審,若有問題,他也走不到今天。

很明白的事實是,在侯友宜宣布參與新北市長選舉,和民進黨人搶位子之前,民進黨的政府、民進黨人,包括現在和侯友宜競選的對手蘇貞昌,都極力肯定侯友宜過去辦案的績效,也褒獎侯友宜在辦案期間對國家社會的貢獻。因此,陳水扁當總統時,極力爭取侯友宜菁英入黨,蘇貞昌在行政院長任內,還給侯友宜最高的肯定,拔擢侯為警政署長。

促轉會張天欽與多名研究員懷抱仇恨,拿國家公器報復性打擊異己,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套,實在令人不齒,合應丟進歷史的焚化爐,就連焚燒後的殘渣,蔡政府都應正視如何丟棄,省得再汙染台灣這塊土地。

#民進黨 #張天欽 #促轉會